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楼诚] 花间

微奇幻设定,就是说大家在生病或者需要安静的时候,会变小了睡在花盆里。

可以当做是比喻,是象征,也可以当做是真的。

前篇:花下


上篇暖中带虐,所以这篇开个不合格的车。

今晚,我是一个湿人……


 

 

1、

 

明楼头痛,整夜住在欧薄荷下面。

蚊帐里都是清凉的香气,一只无害的小虫在外面飞。

阿诚夜归,从报纸上撕下一角,叠成小小的方块,垫在床脚下。

“土太软了。”他说,“这样就平了。”

明楼翻身醒了,从蚊帐中伸出一只手。

阿诚也伸出了一只手。

手太大了,握不住。

明楼亲吻了他的指尖。

 

 

2、

 

手指上有血、枪油和烟草的味道。

身上也有。

时钟滴滴答答地走,台灯没有关上,透过蚊帐看过去,就像一轮硕大的月亮。

他们在月光里亲吻,听电流发出兹兹的响声。

窗帘拂过叶子,一片干枯的落下来,掉在头顶上。

又被风吹下去了。

“别再过来了。”阿诚笑,“这只脚没有垫,又要陷下去。”

明楼也笑。

他们就到床的中间去了。

 

 

3、

 

风从房间里穿过,就像穿过山峰与低谷,发出回声。

植物无言,静默生长。

人也不常说话。

汗水滑到唇边,把“哥哥”两个字打湿。

两只床脚已经陷下去了。

阿诚迷迷糊糊地往高的地方去,心里想着,还剩几只脚?

永夜逝去,还有几朵花没有开?

还有几片新叶生长?

 

 

4、

 

最开始是有一些痛的。

但痛是比爱更小的秘密。

噙在唇间,含化了,或者含得滚烫。

像烧起的火。

像被穿透的头颅、胸膛和肩膀。

像人群中的眼神。

像喧嚣,疾呼,沉默,与更长久的沉默。

他们一直都是痛的。

但痛与爱一样,隐秘而高尚。

 

 

5、

 

薄荷叶子有小小的锯齿,生着微细的柔毛。

影子好看,茂密而长。

身体像一副水墨画,布置停当,再被阴影分割。

明楼捉住影子。

风试图把影子带走,却带不走光。

他们的眼睛里有光。

额头有光。

心口有光。

影子之外,到处都是光。


————————————————————

说着不写却还是写了。

总是想说点什么。

评论(41)
热度(402)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