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设计lo主那看到的新书封面,《林徽因:谁把古城筑成了浮生》,这名字真的恶心到想吐……

哈哈哈对,也给大家拜个早年【喂

去年六月,我去重庆参加一个碑帖编目与鉴定培训,经手了许多川渝地区的拓片,其中有一幅是清代何绍基题杜甫草堂联,移花接木做春联,也是分外妥帖的。只是想横批想破了脑袋,因为能配上这一联的太少,最终从我师姐那里搜刮了四个字来,依然不算完美,但也是今人在古人身上寄托的一点情思吧。

感谢云鹤老师,让绮岁花朝生于烟云满纸,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春联了。

这三年来认识了很多很好的朋友,于是自然而然想一起做一点美丽的东西。起因是和师姐苦思三次元的文史科普绘本选题,过程中许多脑洞都被市场无情地拍在沙滩上了(笑),可是灵感浪费了实在不甘,既然书难做,就干脆做一点文创吧。

然后就和求...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十五)完结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实力宠小方。

琐碎日常,专门卖萌。

 前文目录 (在整个目录的最下面) 


如你们所见,就完结啦~


十五、


明楼带了一瓶好酒来。

虽然他是一个光溜溜的蛇过来的,但反正他的衣服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的,酒什么的,没人计较了。

一瓶分下去,每人喝得不算太多,但他们好像都要醉了。方步亭到楼上泡茶去了,木兰变成一只小燕子,停在明诚的掌心里,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和明楼抢最后一个狮子头的时候,方孟敖的手机一直响:“舒克舒克开飞机滴舒克,贝塔贝塔开飞机滴贝塔~”据说这是他们的新队歌来着。...

做了一个关周的梦。

是在一个未完工的大楼里,楼梯都没装齐全那种,关宏峰和周巡被困了两天,最后他们从楼的外立面爬上去,就像消防官兵爬楼训练那种,蹬着光秃秃黑黢黢的窗框,抢占了楼顶的有利位置,一顿突突,暂时安全了。

周巡在楼顶上找到工人扔的半截火腿肠。

关宏峰说:“那是喂狗的吧?”

周巡说:“你家看工地的狗栓楼顶上?”

他把干净的那段掰下来吃了。

又找到半瓶水,看看里面没长毛,也打开喝了一口。

“两天没喝水了。”他给关宏峰。

关宏峰手一直抖,他爬楼的时候用力过度,有点拉伤。周巡拿着喂他,说:“先喝一小口,一次别喝太多。”

一直看着大关,就特别特别温柔。

关宏峰喝完,瘫在楼顶上,...

牛奶浴也算食物相关吧~

其实我就是为了抽奖…… ʘᴗʘ

看到微博上大家都在回忆自己中过的奖,想了想我只有这么几次……记录一下吧万一以后还可以更新呢!


霸王蟹个人餐1份(我不吃螃蟹……送朋友了没去吃)

常州博物馆贺卡1张

洗衣粉1袋

端午节房间里发现一条小金蛇,遂买十元彩票,中了五元。

摄影明信片一套,邮费自理(po主收了我的10块邮费始终没给寄奖品……)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十四)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实力宠小方。

琐碎日常,专门卖萌。


十四、


回家好呀,没有什么比工作之后回家躺着更舒服的事情了。

所以明楼非常想念自己在湖畔的那座小屋,没外人的时候,不穿衣服在地毯上打滚都行,多自由。

“你现在也没穿衣服。”阿诚提醒他。

明楼摸了摸鼻子。虽然他现在好像没有鼻子。

但鼻孔还是有的,高空之上纯净的空气形成气流,吹得一行人都快要冒鼻涕泡了,虽然不下雪了,但天上风大,还是很冷。

“大哥!”方孟韦搂着方孟敖的脖子大声道,“能不能飞高一点!”

青龙方孟敖吸溜了一下鼻子,然后像一颗炮弹一样直线上升钻入云里,然后很快又从云里出来,一直飞到...

转回来打个楼诚tag~

就是阿诚哥看的那本书啦。


细语灯前:

 @青卿 想看的《中国人物传选》目录。

其实就是一个史传选本,所选人物传记多来自于正史,正史不录或失真者乃采他书,或全录或节录,皆注明来源。


出了合集功能之后,整理资源方便了许多,于是新注册了一个账号 @细语灯前 ,想把一直以来攒的好看的书影(包括古籍、民国书和其他好看的书),还有碰到的各种有趣资料都陆续分享出来,也会尽可能给出利用和获得资源的方式(比如检索建议)。

和学术没多大关系啦,所以po的东西首要是好看或有趣,不是以文献价值为标准的XD

收集癖憋了很久了,终于可以一点点搞起来~新账号的名字来源于我和朋友潇潇姑娘的闲谈,以后如果有机会,搞点美丽的事情也说不定~毕竟做本子的过程中觉得周边太好玩了,文创也太好玩了耶!

那边发了新的东西也不会用“隔山灯火”这个号刷屏的,如果主号推荐了,那一定基于“这个好好看...

除了端小方还有一个尾巴,我应该是把所有想写的楼诚都写完了。

时至今日,有些话可以说得明白一些了。

如果一定要尽可能冷静地贴近历史的话,其实在我的设想中,楼诚应该活不到抗战胜利,甚至可能等不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上海被全面占领。但是生机难测,和宁可他们死了是两码事。

作为一个同人文作者,如同我上次说的,我愿他们始终在路上。始终是剧中展现的那样,战斗有战斗的的样子,家有家的样子。

说什么宁愿他们死在战场上,也不愿日后死在自己人手里,是把他们和胜利都想得太轻了。

当年诸多艰难困苦,心头悬刃,血色载途,如果真的要挑,我可以挑出比有些人以为的“日后”更残酷百倍的资料,非不能,实不愿。

同人嘛,与...

1 2 3 4 5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