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王凯角色相关][唐川等] 伊丽莎白猜想

[唐川&季白&李熏然&公孙泽&方孟韦]

警察同志们的病友会,无CP。

假设大家都在现代,一些小段子。

题目是因为 @少女与枪 说的伊丽莎白圈哈哈哈哈

 

 

01、

 

“寰枢关节半脱位,不戴颈托不能随意移动,”护士长高声强调,“否则容易造成高位截瘫!唐教授?你告诉我医生怎么说的?嗯?医用颈托固定三周,严格佩戴!不要怕麻烦!不要怕难看!”

重音落在“难看”两个字上,唐川忍不住对着窗玻璃照了照。

早起小护士做的发型效果不错。

“上发蜡的时候要少量多次,一点一点来。”她是这么说的。

也因此多玩了一会儿头发。

“真的不难看。”罗淼叼着可乐吸管,一边翻案卷一边说,“喝水吗?”

“热水要到四层开水间去打,”唐川说,“根据隔壁病人家属打水使用的时间、步速、保温壶的更换频率和购买矿泉水的情况,可以推理出三层的水经常不开,二层的没换滤芯,一层的需要清理水垢。顺便帮我洗洗杯子。”

“唐老师,”罗淼一口吸完可乐,“如果是以前,你一定会说这么简单的事情不值得你动脑。”

“所以?”唐川挑眉。

“所以你是真的很无聊。”罗淼说。

 

 

02、

 

三层的开水器修好了,清理过水垢,又新换了滤芯,成为住院部最受欢迎的开水间。公孙泽拿着保温杯,先接了半杯热水,又兑了半杯温水,这样才不会烫嘴。

“手表很好看。”唐川说。

“谢谢。”公孙泽答,“你的也不错。”

“朋友的,”唐川说,“拆了刚装好,回头还给他。”

“我这块是哥哥的。”公孙泽说,“不用还了。”

“怎么来的?”一起站在窗边向外看的时候,唐川同他寒暄。

“车祸。”公孙泽说,“不严重,扭伤了脚。”

“我也是。”唐川笑了一下,“也不严重,扭伤了脖子。”

真的不严重么……公孙泽表示怀疑。。

 

 

03、

 

“手抬高!抬高!”路过的人说。

他说晚了。

因为不方便低头,唐川把小半杯水灌进了脖子里。“我都说要抬高了。”轮椅上的人说,“你没经验,多试几次就好了。”

“下次注意。”唐川说。

轮椅上的人笑起来:“其实我也没试过,都是别人喂我的。”

“手伤了?”唐川问他。

“没,”那人挥了挥手,“我被绑着呀,不过他也没喂几次。”

唐川说:“那他可太不负责了。”

“谁说不是啊。”那人十分赞同。

“李熏然!”走廊那边有护士叫,“快开回来,吃药了!”

“不说了。”李熏然笑起来,“我要开车了。”

 

 

04、

 

安全驾驶真的很重要,季白想。

他和李熏然的轮椅差点在走廊里发生剐蹭,引发一场小型的拥堵。不过他们腿长,必要时可以用脚刹车。

但腿上有伤的那个反而比他灵活。

“我锻炼得多,”李熏然伸腿道,“这是重点训练!”

“你行你行。”季白说。

“再过几天我就能站起来了,”李熏然眨眼,“你也加油啊。”

“那当然。”季白笑。

但是伤在腰子上要怎么练啊……李熏然正胡思乱想,一抬眼见有个姑娘拎着饭盒走过来,冲他招了招手。

“看起来都很好吃。”唐川路过,瞥了一眼。

季白和李熏然一起看姑娘。

眼神温柔,或是怀念。

谁也没有想到饭盒里只有白饭。

 

 

05、

 

方孟韦穿着制服,挎着胳膊。

“你这衣服料子厚,不好剪啊。”处理伤口的医生满头大汗。

“从这里……这里看到没有?”李熏然过来支招,“剪开一个小口子,使劲一撕就好了。”

季白也说:“制服都这样。”

公孙泽皱着眉道:“你家里人呢?局里派的人呢?”

“别担心,”唐川看了一眼,说:“从子弹擦过衣料留下的痕迹来看,应该只是切线伤。”

方孟韦咬住唇,脸白白的。

另一个医生吼了一声:“你们怎么过来的?”

一整夜警笛和救护车的声音都没停,大概能估计出严重程度。“正睡不着。”李熏然说。

“死的不多,大多是流浪汉,重伤的有几个。”医生叹气。

人命关天,方孟韦想。

没有人是无用的。

 

 

07、

 

几个人都聚在方孟韦的病房里打牌。

唐川一进去,就看清了牌局的形势。

“别剧透,”季白说,“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我走进一间房子十分钟,就知道谁是最聪明的那一个。”唐川微笑。

他们试图合伙把唐川轰出去,方孟韦除外。

“你是想说你自己吧?”公孙泽说。

 

 

08、

 

也许吧,唐川想。

他走进这间房子十分钟,就能一眼看出,谁是最勇敢的。

能坦然谈论过往的伤痛。

能面对失去。

能接受自己的失败和脆弱。

能忍受孤独。

能始终善良。

那么……从这里离开后,也能面对预定的结局。

评论(56)
热度(500)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