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六)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实力宠小方。

枪总名言放前面,要看诚哥宠小方:“喜欢就买,不行就分,谁敢废话,直接打死,好好念书,有事找哥。”

琐碎日常,专门卖萌。


前文目录 (在整个目录的最下面)


六、

 

明台跟方孟韦加了微信,又把他拽进了明家的群里。

方孟韦纤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了点,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群里一片静悄悄的,曼丽发了一个捧花的表情,看看方孟韦,笑着说:“小哥,你手指真长。”

“我的也不短呀!”明台见没人说话,点了点手机道,“大姐估计在忙,大哥和阿诚哥也在忙,没劲。”

阳光晴好的下午,屋檐上的冰凌融化,吧嗒一声掉在窗台上,几个人从餐桌转移到客厅,窝在沙发上说闲话。

明台问方孟韦,小哥你去没去过上海呀。方孟韦说没有。

明台说那一定要来呀,带你吃红宝石的奶油小方和黑森林蛋糕。方孟韦说好呀,小方好吃的。

明台说来了住家里,睡阿诚哥的房间。方孟韦说好,我喜欢跟哥一起睡。

曼丽说到时候叫上我朋友一起玩呀,他照相照得可好了,给小哥拍照。方孟韦低着头笑,说我有什么好照的。

明台说小哥好看呀,当然我也好看。曼丽就笑。

明台说我们曼丽笑起来最好看。方孟韦点头。

曼丽问小哥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呀,明台也竖起了耳朵。

方孟韦想了想说没有,耳朵尖红了一点。

曼丽说让我朋友给你介绍呀,他女朋友是大明星,认识好多好看的妹子呀。

方孟韦连忙摇头。

明台说小哥别不好意思呀。

方孟韦认真地说,不是的,我不要好看的,人好就可以。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妈妈说的。

明台拍拍他,笑着说,我妈妈大概也会这么说吧。曼丽拉住了他的手。

湖畔的这座房子不算特别大,但不知道为什么,客厅里的沙发很大很软,每一个都像一张床一样。曼丽说着说着困了,枕在明台肩上打起了哈欠,明台也歪歪斜斜,两个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方孟韦给他们盖了毯子,觉得他们睡得真像两个小孩子。

但他自己也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窝在沙发里很快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

明台也做了一个,曼丽也做了一个。

大约是同一个梦吧。

外面飘起了细细的雪,有一阵没一阵,细细的雪粒被阳光染成了金色,特别美。

这是太阳雪呢。

 

方孟韦醒来的时候,明台早就醒了,拽着曼丽在外面堆雪人。堆了许多个,除了最胖的一个,也看不出谁是谁,最后改去堆城堡,居然有模有样。

城堡小了点,只有一间房,但里面真的掏空了。明台嗖一下变成小狐狸钻进去,伸出一只毛爪子招了招:“曼丽快进来!”

另一只雪白的狐狸也进去,和他亲亲热热地挤在一起。

就在客厅的窗子外面。

方孟韦在夕阳的余晖里刷朋友圈,偶尔会听到他们的爱语。我不是故意听的,他红着耳朵微笑了起来。

朋友圈太有趣了。

明台还真没闲着,把他的雪屋里里外外拍了个遍,还拍了一张两条毛毛的尾巴交缠在一起的照片,一条暖黄,一条雪样的白。方孟韦突然想起木兰前两天教给他的一句话,于是他现学现卖,在那张照片底下评论道:秀分快。

明台嗷的一声跳上了窗台,敲窗子抗议:“小哥你学坏了!”

方孟韦笑得眯起了眼睛。

再往前刷,发现还有更好玩的,明台把上午拍的小视频传了上去,配文说:“大哥最粗,阿诚哥最晃眼,小哥最白^_^”

底下“一寸光阴一寸金”评论道:还行吧。

时间是两分钟以前。

“一寸光阴一寸心”说:等起床了收拾你。

时间也是两分钟以前。

明台回了一个字:“啧。”

方孟韦也起身敲了敲窗子,问:“哪个是大哥呀?”

明台打开窗子跳了进来,在窗台上踩出一溜儿湿哒哒的脚印,他说:“下面那个。”

只听一声轻咳,明楼从房间里出来了。

明台叫了一声“大哥”,飞速跳回了雪地里,过了一会儿才拉着曼丽,两个在门厅的脚垫上蹭来蹭去。明诚正好出门,拿着一条毛巾擦头发,于是过去蹲下,给明台擦脚。

曼丽软软地说:“阿诚哥我也要。”

明诚于是也给她擦干净,然后一手一个,拎进屋里。

方孟韦把沙发上的三块毯子一一叠好,豆腐块一样,整整齐齐地摞起来,明楼走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把头发弄乱了。

明诚的头发没干,也是乱的。

明楼说他们:“越看越像。”

明诚把弄脏的毛巾丢到明台脸上,让他把窗台擦干净,又问:“晚上吃什么?”

方孟韦愣了一下,说:“又要吃呀?”

这一句把所有人都问住了。

连明楼都有一点心虚,想了想最近果然除了吃就是睡,但他依然微笑着说:“冬眠就是这样的,睡醒了就要吃东西。”

方孟韦说:“可是我不冬眠呀。”

明诚说:“小孩子多睡觉多吃饭,才能长得长。”

方孟韦想了想,觉得是这个道理,人形他已经挺高了,但是原身还是不够粗长,比阿诚哥还差一点,比明楼哥就更差远啦。

他于是说:“想吃粥。”

明诚微笑道:“我也想吃。”

明楼插道:“加点肉和菜一起煮吧,我也想吃。”

明诚回身,瞪了他一眼。

 

天一点点黑了下来,又是一个温暖的冬夜。

灶上的米粥粘稠温软,香气和咕嘟咕嘟的声音占据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连沙发罩上都是温暖的味道。

明诚把明台拎去刷中午的碗,特别强调用手不能用爪子,所以明台又变成人了,曼丽变回来坐在沙发上嗑瓜子,方孟韦一边吃明楼给他剥好的核桃仁,一边看手机。

他往常不太刷朋友圈,家里长辈们都严肃,很少发什么,木兰和同学玩得更好,经常发分组内容,他也看不到。明家是完全不同的气氛,他经常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有时候也会点小红心,发一两个微笑的表情,说几句简单的话。

连大半年以前的内容他都看了,还在过年时给每一个人都认真地补上了新年祝福。

“我看看,”明台洗完锅碗瓢盆(连方孟韦睡的那个盆都认真洗了,用的食品级洗涤剂),甩着手上的水珠凑过来,“大哥过年好,阿诚哥过年好,明台过年好,曼丽真漂亮……哈哈哈哈小哥你太可爱了!”

曼丽嗑着瓜子,点头说:“小哥特别好。”

“完了,”明台瘪了嘴道,“你这么好,可千万不能让我大姐看见,不然她该不喜欢我了。”

方孟韦连忙说:“不会的呀。”

正在这时,“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群里蹦出一条语音消息。方孟韦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戳开,听见一个有点激动的女声道:“是孟韦吗?阿诚啊你把孟韦接到身边了呀,快让姐姐看看,孟韦长什么样呀?是不是和你特别像?”

方孟韦捧着手机,轻声叫:“大姐好。”

“哎呀我们孟韦的声音可真好听,快发张照片来让我看看,”明镜在那边道,“可是你这个名字啊起得不好,叫什么乌头马角啊,多不吉利啊。”

方孟韦沉默着,没有接话。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够?”明楼打破了沉默,他摸摸方孟韦的头发说,“盼乌头马角终相救,孟韦啊,换个名字好不好?”

方孟韦点了点头。

明诚也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发。

明镜等得着急,说出怎么了呀都不说话,明楼接过手机,把一张照片传了过去。霜雪一样白的一条小龙缠在明诚的手臂上,被衣袖盖住了身子,露出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

“哎呀他在笑呢,在笑!”明镜说,“我们孟韦可真好看!真白!”

在大姐激动的声音里,明楼把方孟韦的昵称改成了三个字。

君怀袖。

外面泼天风浪,总有一隅安然。

在屋檐下,在餐桌旁,在姐姐和弟妹的目光里,在哥哥的手臂上。

 

——————————————————————

这里设定小方还来不及喜欢木兰,他就是懵懂爱家好少年,当然呢也走不进木兰的世界。他主要还是为了母亲和家人难过。

君怀袖是乌头马角终相救那首里的,这里强行掰成甜的!我们小方有人疼,不许再不开心!

看啊我还发了好多台丽糖~~都是写没妈的小孩子啊~~

本章献给所有不开心的妹子,外面泼天风浪,总有一隅安然。愿玩得开心。

评论(138)
热度(856)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