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阴阳师手游][夜叉中心] 石距车二三事

夜叉中心。我真的太爱夜叉了呜呜呜!

少量晴博。

其他无CP,妖狐那句“爱个狗"只是个调侃,不是狗崽,因为我对我没有的式神是没啥实际感觉的(指大天狗)。

【末世设定,妖怪们在阴阳师带领下帮忙打外星章鱼怪= =】

 

1、

 

石距车速度不慢,但排队太久。

大家就很无聊。

“唱个歌吧。”源博雅提议。

“那么小生就献丑了,”妖狐握住了空气话筒,“让我一次~爱个狗~给你我所有~”

车里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听起来不是很有精神呢,”源博雅说,“拿出工作的干劲啊大家!”

黑豹赞同道:“吼!”

“是你们太有精神吧。”座敷童子在厚厚的防护服里面说。

“很热吧?”妖狐摸了摸他的头,“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规定,你要满十八岁才可以穿超薄的防护服哦。”

座敷童子看了看源博雅,又看了看夜叉。

“并不是很期待。”他说。

 

 

2、

 

超薄防护服俗称“皮肤”,尽量考虑各人的审美需求,看起来花花绿绿的,颇受欢迎。

虽然有些皮肤的配色一言难尽。

“完全个性化的定制!”寮办的后勤说,“最贴心的设计!最贴身的服务!”

人类制造铠甲以保护脆弱的身躯,正如脂肪呵护着最柔软的脏器。

但哪怕大气稀薄,射线如同无形的利刃。

有些人也要把胸膛袒露出来。

“我们足够强大。”博雅说,“使用部分透明的设计,是一种同世界的妥协。”

“毕竟世界已经破成这个样子了。”妖狐摇着扇子说。

所以让穿就穿吧。

但夜叉依然不算开心。

人都不让吃了,再穿内裤(虽然是透明的),妖生还有什么自由。

 

 

3、

 

“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夜叉苦恼地说。

好爱学习的样子。座敷童子有点佩服。

妖琴师一阵见血地指出:“他只是饿了。”

因为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吃人的妖怪不少,但吃人的习惯很不统一。有的喜欢吃掉人的魂魄,有的要吞食比他丑的东西,有的吃手吃脚,有的吸人精气。

这样不好。

我从来都是连骨带肉嚼着吃,夜叉想。

但他已经很久不吃了。

“人那么少了,还躲到地底下生活,”妖狐说,“都吃完了就不好了。”

“也要为那些需要精气的妖怪想一想啊。”妖琴师说,“等等,我不是说我自己。”

妖狐嘿嘿嘿地笑起来。

源博雅捂住了座敷童子的耳朵。

“哦,这里还有个人啊,”妖狐懒洋洋地说,“都快忘了你是人了。”

 

 

4、

 

但其实夜叉也不光啖人血肉。

他也吃欲望。

书上说起淫心而生怖境 ,夜叉也会啃噬人心底丑恶的欲望。

“我就说嘛,”妖狐说,“像我们这种长得好看的大妖怪,都还是有点追求的。”

“那你们谁好看呀?”座敷童子问。

“这个嘛,不一定。”妖狐笑着说,“有的人觉得穿得少的好看,有的人觉得半穿不穿的好看,有的人觉得穿多一点再一点点剥下来才最好看。”

“啧啧,”穿得有点少的源博雅说,“你很懂嘛。”

“人,”夜叉问他,“你觉得谁好看?”

源博雅眨眨眼道:“晴明好看。”

穿多穿少,或是不穿,都一样好看。

 

 

5、

 

“但我们是妖怪耶。”座敷童子说。

是啊,妖怪为什么都长得这么好看呢?

“别这么说,”妖琴师插话,“对巫蛊师和海坊主好一点。”

但传说夜叉是很丑很丑的。

这么长身子,这么大脸,这么大嘴,会喷火,会吐血。

“你们中出了一个叛徒。”妖狐指。

“并不会吐血。”夜叉纠正道,“偶尔喷火。”

妖怪当然要丑。妖怪不丑,怎么让人害怕呢?

但有的人就是不怕呀。

那好看一点也是一样的吧?

 

 

6、

 

排队结束,一秒之内到达战场。

章鱼形状的外星怪物喷着腥臭的墨汁,妖狐连突七下,夜叉不断加速。

一次屠戮,伤害无数。

东海之滨,化为黄泉。

“打得不错。”他们互相称赞。

回程的车上气氛更加轻松了一点,座敷童子翻着手边的小说,妖琴师闭着眼,谈琴唱歌。

“金色夜叉~热血铸就~”他唱,“危难之际显身手~显身手~!”

“互吹是不好的,”源博雅说,“大家谦虚,谦虚。”

“该我了该我了,”妖狐继续把拳头攥成话筒,“让我一次~爱个狗~”

“这样不好吧,”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妖刀姬说,“会让人误会的。”

“哎呀美丽的小姐姐,你终于跟小生说话了,那全都是谣言啊,”妖狐摇着扇子指指点点,“狗有什么稀奇,也未必就是那谁谁嘛。”

 夜叉有点茫然。

“不是有犬夜叉吗?”妖狐指他,“你不是个狗啊?“

妖刀姬挥掉搭上来的狐爪,轻飘飘道:“夜cha,neng死他。”

 

 

7、

 

妖狐没被neng死,还有口气。

他继续唱歌。

“我的心起起落落,像在跳动的火……”

座敷童子听着,又翻过了一页书。 
“我的黑夜比白天多,不要太早离开我……”

源博雅跟着轻轻哼唱了起来。  
“世界已经太寂寞,我不要这样过……”

夜叉看着窗外广漠的荒原,陷入了沉默。

 

 

8、

 

在古早的传说中,他像大鸟一样在空中飞行,有火红的头发和靛蓝的皮肤。

他勇健凶暴,跋山蹈海,行于旷野。

在夜雨的山林,遇到晴明和博雅。

他们正全身赤裸,靠着黑豹闪闪发亮的皮毛,互相摘着头发上的苍耳。

身边银龙入水,东方新月初升。

“嗨!弱小的人类!”他说,“本大爷刚吃完你的同类,怕了吗?”

“你要吃我吗?”博雅赤着身子,拿起了弓。

“夜叉能啖人欲望,”晴明也笑着站了起来,月光在他的皮肤上镀了一层银,“但我的欲望并不丑恶。”

“废话少说,”他叫道,“敢不敢来较量一下?”

 

 

9、

 

下车的时候,座敷童子又小声说:“其实我是妖怪耶。”

妖怪早就过了好多个十八岁,他的皮肤也早就做好了。

妖狐笑眯眯道:“没办法,谁让他们是人类呀。”

夜叉也点了点头。

本大爷也觉得,人类很麻烦呀。

身体脆弱,却经常勇敢无畏,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坚韧和力量。

有着想要保护“未成年”妖怪的那种自以为是的温柔。

有很多很多欲望,但可以坦然正视,不会沉溺。

还可以对妖怪交付信任。

带着恐惧和爱的……信任。

所以,就先不吃他们吧。

 

——————————————————————

夜叉说,上古的坦荡,你们不懂。

评论(41)
热度(140)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