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季白×李熏然] 沙平草远 (五)

人物参考TV,没看过原著小说。

自自驾、旅旅游、查查案。

本章唐川客串一秒钟XD

目录


五、

 

手机是静音的。

所以季白他们在外间搜索的时候,没有听到里间有电话铃声。

“别怕,我们是警察,”李熏然对姑娘说,“没事的,你安全了。”

姑娘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泪水把眼睛糊住了,什么都看不清楚,但她听到季白在一边打电话说“陈平出事了”,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李熏然。

“没事的,”李熏然说,“他也不会有事的。”

季白放下手机,蹲下来问她:“短信是你发的?”

姑娘点了点头。

“做得很好,”季白说,“你很勇敢。”

姑娘努力睁开眼睛,嘴唇动了两下,没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季白放慢了语速,半跪在床前说,“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然后,我们会去救他。”

姑娘怔怔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像是终于积攒了足够的勇气,缓缓开口:“我叫林影……那个人,有枪……”

李熏然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没看到,”林影摇头,“我什么都没看到。”

她只听到了声音。

印象中枪声很近,像是隔壁电视机开着最大的声音在放警匪片一样,很清楚,但特别不真实。她也不知道是那个人先跑进来,还是外间的人先跑出去,然后他们又回来。

那个人冲过来,使劲拧着门把手。

“他想进来……”林影全身都在抖,“他不让他进来!”

“谁?”李熏然轻声问。

“陈平……”林影的声音轻得像是呵口气就能吹散,“他说他叫陈平。”

屋子里太黑了,她不敢开灯,连陈平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楚。

她只记得他说:“我一出去,你就锁门。”

 

陈庄派出所连所长在内一共六名警察,来了三名。

所长接到季白的电话,把所有人都从家里叫出来了。陈平之外,还有一人去外地探亲,一人接替了所长,还在帮忙找孩子。

“还没找到?”季白蹙眉。

“没有,”所长帽子上还有些未干的水痕,他年纪不轻了,一夜未睡,面容有些疲惫,“整个镇子都快找遍了,连公路两边都顺着走了十几里,还是没有。”

李熏然心里咯噔一声:“不会跑到高速上了吧。”

那可就太危险了。

“希望没有,”所长叹口气,“高速交警说还没接到报案。”

季白看了看表,说:“天快亮了。”

几个人分别查看了现场和附近的人家,开面馆的那对老夫妇就住在隔壁,虽然不走一个门,但其实就是一墙之隔。陈大妈听见敲门声,搓着手出来:“怎么了这是?”

“大妈,”季白问,“你有没有听到隔壁有什么声音?”

“没有啊,”陈大妈说,“人老了,熬不了夜,回屋就睡了。”

“店里好像进人了,”季白给她看自己的警官证,“您过去看看吧,穿件厚衣服,外边冷。”

“警察同志,我记得你,”陈大妈看了两眼证件,抿了抿唇,回屋把老头子叫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说,“这算怎么回事啊,店里倒是没什么值钱的……”

“慢点,”地面上有不少积水,出门的时候季白扶了她一把,“别着急。”

进店一看,夫妇俩放心了不少,桌椅板凳几乎都在原位,柜台里的零钱本来就不多,点了点大概能对得上。

里间的姑娘呆呆地坐在床上。

“闺女啊,”陈大妈不忍心,走过去道,“吓着了吧?”

林影直勾勾地看着她,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不怕,”陈大妈把她搂在怀里,一连声道,“没事的,没事的啊……”

 

季白和李熏然走到屋外,对视了一眼。

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那个持枪的人,找到陈平。

李熏然仔细回忆着最后一次见到陈平时的情景。“钥匙,”他说,“我记得陈大妈把钥匙给他了。”

印象中还是很大的一串钥匙,上面有个金属的开瓶器,抛起来时和四五把钥匙互相撞击,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如果嫌疑人得到了那串钥匙,很容易就能打开里间的门。

但他没有。

陈平只把手机留给了林影,钥匙很可能已经不在他身上了。

正在这时,里屋重新爆发出哭声。

李熏然看了看天,忽然说:“她是善良的人。”

在陈大妈的眼睛里,有某种他非常熟悉的东西。不只是同情,关怀,也不只是怜悯……而是一种知道内情的悲伤。

让他想到了几年以前,自己还长久地躺在病床上的时候。

薄靳言没有那种眼神,他聪明,但始终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唐川有,那个他并不太熟悉的刑警学院教授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出,在自己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

因为了解,所以悲伤。

善良的人不可能无动于衷,聪明的人懂得掩饰,普通人会因此露出马脚。

季白握住了李熏然的手。

“但她们都在说谎。”他说。


————————————————————————

什么时候才能写到战损……

评论(45)
热度(193)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