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楼诚][现代AU] 特工先生的婚礼 (整个系列完结啦~)

是特工系列的最后一篇。

现代特工设定,一切背景都是虚构的,S城是个被恐、怖组织渗透的边境城市,一座绝望孤岛,楼诚二人潜伏在被控制的烂透了的傀儡政府内,然而这篇不写剧情,就是胡编个背景,谈谈恋爱滚滚床……虽然最后一篇没滚床【

前文:

     特工先生的约会    特工先生的浪漫    特工先生的惊喜    特工先生的烦恼

     特功先生的情调    特工先生的疏忽




❀ 特工先生的婚礼

 

 

按节气算已是初秋,但白天依旧很热,阿诚身上的白衬衣差不多被汗湿透了。

他藏身在河沟边上的一座活动板房里,没有保温隔热层的简易材料被太阳烤得滚烫,并且发出刺鼻的味道,不过和屋里那堆垃圾以及混合了呕吐物的脏水相比,那已经不算什么了。

这是上午十一点四十分,这片充满了私搭乱建的棚户区不算吵闹,大多数栖身于此的穷苦人家天不亮就出去讨生活,而这所废弃房屋里的流浪汉看样子几天没回来过了。

也许死在外面了吧。

阿诚稍微侧了一下身子,换个角度观察跨在河沟上的窄窄的石桥。

那座桥据说有两百年历史,十分残破,现在桥上布满了守卫,掐断了通往对岸的唯一通道。他在清晨时处理掉的叛徒没被发现,桥上之所以戒严,只是因为有政、府、高、官正午时分会坐车通过河对岸的大街。

是R组织特别调来S市做顾问的人,迎接并陪同他视察的人很多,明楼只是其中不算特别重要的一个。但午后有一个必须出席的和平音乐会,要赶在那之前回到明楼身边,时间不多了。

可惜河沟里的水太脏了,阿诚想。

哪怕可以避开守卫光天化日涉水过去,浑身脏兮兮的出现在音乐会现场,那也太显眼了吧。

“明长官,”他在心里说,“批点钱多修两座桥吧。”

 

下午太阳正毒的时候,明楼站在岸边,面色平静地看人打捞水里的尸体。

身后有人忍不住吐了。

天气太热,尸体已经肿胀得不似人形,被棍子一戳就淌出深绿色的液体。“涨水的时候淹死的吧,”有人抽着冷气说,“桥都淹得看不见啦。”

尸体停在岸边一下午,并没有人来认。他穿得很破,大约是个流浪在外无家可归的人,围观的人说几声“可怜”,渐渐也散了。近晚时天上又积了云,夜里应该还会下雨,河里的水暂时退不下去了。

这样的天气,不好出门。

阿诚怕是等急了。

但他一向沉得住气,又很听话,在那边多待半月最安全稳妥,只是音乐会去不成,电影也没有了,明台在家里要坐不住了。

“这桥据说快两百年了,可不要被大水冲垮了,”明楼想,“不然只能绕很远的路回来,最快也要翻一座山了。”

 

不想浪费宝贵的时间,阿诚决定翻山。

他只需要两个半小时就能翻过这座小山,走到通往市区的公路上去。没有合适的鞋子,他脚底磨出了几个血泡,双手也满是被擦破的小口子。好在山上并没有什么危险的夜行动物,手电的电量也还充足,枪踹在怀里,里面已经没有子弹了。

夜里十一点,他爬到了小山的最顶端,那里有一块很平的区域,就像是一个天然的观景台。

距离天亮还有六个多小时,不远处的城市刚刚进入睡眠,但还有许多区域的灯亮着,S市向来是座不夜的城。那些灯火星星点点,远远看去,就像许多温柔的眼睛。

这个时间,明楼还没有睡。

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凌晨两点之前睡着了。

阿诚想象着他戴着眼镜,镜片反射出书房的灯光,可能在等待,也可能在生气。

“或是一边等一边生气吧。”阿诚轻笑,“明长官啊。”

但他也会很高兴的,阿诚想。

毕竟,我会把胜利带给他。

 

明楼等到阿诚的时候,天上的星星还未隐去,天依然是温柔的蓝黑色,只是比最深的深夜稍微浅淡了一点,预告了黎明不会太远。

后半夜时,风已经很凉了。

他们在外面看了一阵星星,觉得冷。阿诚拽着明楼爬进车里,关好车门,把车子的天窗打开。他们略带疲惫地仰面靠在被调低的座椅上,透过那一扇小窗看头顶的星空。

特别安静。

天地之间好像只有星星,和他们两个人。

阿诚想起小时候听到的故事,据说每一个人死去,都会变成星星升入夜空。又或者反过来,每一颗隐去的星星都代表一个离开人世的灵魂。

明楼握了握他的手。

阿诚很想起身给他一个亲吻,但他靠在那里,渐渐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明楼躺着闲聊:“后来呢?”

“后来跑得腿都要断了。”阿诚说。

真的,解除戒严时已经一点半了,半个小时赶回去换衣服又去接明楼,家里的车还被明台开去舞厅了,真想打他。

“你十二岁那年也是这样,”明楼笑,“去乡下玩,被大水耽搁了半个月,明台在家要翻天了。”

“明台就是坐不住,”阿诚说,“上次结束了劳工营的战斗,我和他分别撤退,要是跟我一道翻山,四周一点声音都没有,他大概要被憋疯了。”

但去掩埋牺牲同志的那天,明台和他们两个一直都很安静。结束之后明台躺在车子后座很快睡着了,而他们先看了半夜的星星。

“又快七夕了。”明楼说。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季节没有太多浪漫,更多的是肃杀凉意。世间事向来有吉凶两面,有无穷无尽的险,有悬在刀尖上的胜利,也有劫后余生的幸运。

“然后呢?”阿诚随口问。

明楼笑了起来。

“然后我们就结婚了。”他眼神锐利,却带着惊人的暖意。

“哦,”阿诚笑着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差点忘了。”

明楼就扑过去吻他。

“没忘没忘。”阿诚赶忙笑着说。

八个小时之前,他们从即将坠毁的直升机上双双跳下,很幸运地落在同一片林子里,然后在树丛里过了一夜,终于迎来了第二天的晨曦。

 

跳下去之前,明楼说:“我们结婚。”

这是一个陈述句。阿诚点头。

他们走过脏污的水,看过滔天的浪,翻过黑暗的山,看过隔山的灯火与漫天的星光,然后于高天长风之上,完成了不需要仪式,甚至也不需要说一句话的婚礼。

虽然戒指几个月前掉进浴缸下水道里了,把阿诚心疼得要命。

但还是很了不起啊,明先生们。


——————————————————

七夕快乐。

文中每一段都是不同的时间线,故意写成好像连续的样子XD

戒指掉浴缸下水道里是惊喜那篇的后续23333

评论(28)
热度(462)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