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心理罪][邰方邰] 冬夜

原著小说同人。

一个无差。

 @阿姨 点的邰伟去卧底受伤归来。

时间是方木成为警察之后,《城市之光》之前。

 

 

“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急诊室外面,小姑娘怯怯地对方木说。

方木想说什么,结果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傍晚时楼下小吃店有个喝醉的人握着半个破酒瓶子当众自残,方木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衣,踩着拖鞋下去处置。不到十分钟,那人扔了酒瓶跪地大哭,被派出所的同志摁住了。

方木转身,想换一家买晚饭,一迈步觉得脚疼,才发现扎进去一块绿色的碎玻璃。所以现在他不得不空着肚子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听屋子里自残的那位鬼哭狼嚎。

据处理伤口的医生说,他的眼眶都砸开花了。

真够疯的。

“三角形。”小姑娘指了指他的脚。

方木揉着鼻子说:“啊?”

扎进去的玻璃是三棱锥形状,所以伤口是个三角形,因为发烧来吊水的小姑娘十分无聊又略带惊惧地围观了他的脚,对这个不怕疼的人表示佩服。

“不怎么疼。”方木说。

这是真话,相比之下他比较冷,还有饿。

“要拐吗?”护士问他。

“不至于。”他站起来踮着脚走了几步,发现不用后脚跟着地也行。多等一会儿可以蹭派出所的车,但他太饿了,决定出门打个车回家泡面。

挪到电梯门口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背影。

那人左手垂着,右手提一个网兜,装着脸盆和一个坑坑洼洼的铝制饭盒,还有一条花床单。他的头发剃成了板寸,胡子也刮得光光的,下巴上一片青痕,旧棉袄上带着劣质烟草和猪粪的味道。

方木在他抬手之前,按下了电梯键。

那人看了他一眼。

过不多时,电梯到了,方木先走进去,按下了“3”和“1”。

“三楼是影像科,拍片往右转。”他说。

那人点了点头,露出一点局促的笑,用听不懂的方言说了一句什么。

 

过了半个月,方木脚上的伤只剩下一个粉红色的三角形疤痕,但感冒反复好几次,拖拖拉拉这两天才好。临近年关,天越来越冷,难得没什么大案子,他每天窝在心理室查资料写课题,日子过得很平静。

“过年不回家啊?”有同事问。

“爸妈都在国外,”他说,“过年机票太贵,说年后回来。”

“一个人过太无聊了,”同事说,“回头约啊。”

方木随口应了。

不算值班,过年就放那么几天假,走亲戚和睡觉都嫌不够,最后也没约起来。方木大年初三的晚上炖了一锅咖喱,把冰箱里边边角角的食材都放进去,米饭也焖多了。饭点儿的鞭炮声还没响起来,屋里没开电视,很安静。

有人敲门。

“啊,”方木打开门,皱了一下眉,“你不能吃辣吧?”

“咖喱那点辣还叫辣?”那人迫不及待地吸着鼻子进屋,直奔厨房,“放牛肉了吗?”

“以你的性格,能让你这么狼狈的,应该是个厉害角色。”方木靠着门框说。

“小看我?”那人拿勺子在锅里捞,“不过什么叫以我的性格,你是说我性格坚韧吗?”

“不,”方木笑了一下,“我管这叫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但是有肠胃的邰伟吃了整整五碗饭。

他撑得都要站不起来了。

方木给他泡了杯茶,然后收拾桌子,洗碗。

在淅淅沥沥的水声里,邰伟打开电视,看重播的春节晚会,因为一些很尴尬的表演笑得直拍桌子。

方木在厨房里说:“洗澡去。”

“歇会儿。”邰伟说,“累得慌,歇会儿再去。”

方木又继续洗碗。

洗完出来,坐在沙发上,他从上到下地打量邰伟。

邰伟被他看毛了,像一只猫一样往旁边滚了一下。

“你做了什么?”方木问。

“嗨,”邰伟不在意地甩甩右手,“你能看出来吧?”

“手上有机油,膝盖上有土,身上有烟味和牲畜粪便的味道,眼睛熬红了,”方木慢慢说,“你很像,不,应该说就是一个运输生猪的货运司机了。”

邰伟眼睛里闪出点得意。

“只是我想知道,你做了什么?”方木看着他垂下的左手,“是偷窥寡妇洗澡,还是吃饭赖账不给钱,要被打断手?”

“这些我都干了。”邰伟说。

方木一下子站了起来。

邰伟被看他得有点紧张:“卧底嘛,你知道的……”

“去洗澡。”方木一字一句,略带强硬地说。

 

“断了一根肋骨,一根手骨,小脚趾的骨头裂了,不过没事儿。骨科大夫说上次他那儿也裂了,都还能上班呢。”邰伟在淋浴底下絮叨,“我是警察,能比他一个小大夫差么?”

“你厉害。”方木说。

“没你厉害。”邰伟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说,“下面,再右边一点。”

正给他擦背的方木打开喷头,喷了他一脸。

“喂!”邰伟叫起来。

方木抿着嘴不说话。

“你真的特别厉害,”邰伟笑,“那天在医院,我就知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虽然好久没见,但我知道你肯定在执行任务。”方木平静道,“那天我看你手伤了,含着胸,应该还有什么内伤,反正不能继续开大车了。所以我猜,你也快回来了。不管是找个理由退出,还是彻底解决这件事。”

“彻底解决了。”邰伟闭着眼挥舞了一下拳头。

“嗯。”方木说。

那之后,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给这人擦完背,打上沐浴露,又冲掉泡沫,方木让人站起来,继续擦那两条看起来更细了的腿。

把人全身上下都洗得干干净净的,他起身,看了邰伟一分钟。

然后给了他一个吻。

邰伟一下子就抱住了他。

 

方木想起那天小姑娘的话。

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评论(13)
热度(146)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