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 番外、月中眠(下)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实力宠小方。

番外、月中眠(上)   (中)

关于王天风是海神的事可以戳 番外、客至   

一个广告→《严霜不杀》本宣


有点时间,抓紧摸鱼更一下,端小方还有几个脑洞没写,等都写出来,就可以把所有的楼诚文打个包给大家啦~

再之后没啥想写的了【但不排除突发XD

总有人对我说“你怎么还在萌楼诚呀”,嗯,我大概会永远萌吧,哪怕以后不怎么写了。



 

11、

 

 

“好香呀。”方孟韦嗅嗅自己的衣袖。

“麦芽的……不,桂花的香气。”方孟敖说。

明月降下,落在树梢,从里面伸出一只毛毛的爪子。“此乃本君用桂花捣的。”有人声如洪钟,嗡嗡地说。

众人一齐呆了一下。

好大的……兔子。

足有两人来高吧,手里的臼大概有水缸那么大,它用半米粗的杵像搅拌水泥一样捣着大量的桂花,除了香气如梦如醉,其余还真不怎么美好。

“上来吗?”兔子问他们。

“好啊。”明诚把自己剪的纸月亮摘下来,折了几折,塞进明楼胸前的口袋里。他们两个人当先跨进去,月亮摇摇晃晃,把树梢都压弯了。

方孟韦也跟着进去了。

天上有一个远远的月亮,身边是一个大大的月亮,明楼胸口还有一个闪闪的月亮。如果每一轮月亮都代表团圆,那他们真的是很圆满很圆满了。

“人间的悲欢离合什么的,也没什么太大关系,”兔子说,“天道恒长,不管那么琐碎的事。”

“你怎么知道?”醉醺醺的方孟敖睁开眼睛,“你又不是真的玉兔。”

兔子被噎了一下,呲牙道:“你管我!老子演技好!”

“这也不是真的月亮么?”明诚问。

“月亮就是凹凸不平的一颗球啦,”兔子随便指了指天上,“神话故事不要信,要相信科学。”

几个人一齐翻了个白眼。

“虽然也没有月老吧,”兔子说,“但红线是真的。”

 

 

12、

 

明楼低头,脚踝上有红光微微闪现,很快又隐去了。

明诚也是如此。

空气中并没有他们红线的痕迹,但相爱之人以红丝系足,融于血脉,不需怀疑,也不必再去找寻。两人相视一笑,心中一片平和喜悦。

但明诚的脸色下一秒就变了。

因为方孟韦站在旁边,拖着一根水桶粗的红线不知所措。

“谁的?”明诚淡淡道。

刚从树上爬进来的方孟敖有点冷。

他后退一步,下意识道:“不是我的!”

明诚看了他一眼。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喝多了,我有点头晕……哎这个是我的!”方孟敖从手指间揪出一个线头,狂喜道,“我去看看那一头!”

他顺着自己线走了。

月亮里的空间很大,很快他就不见踪影了。

“哥……”方孟韦有点困惑,好像想起了什么,又有点脸红。

“没关系。”明诚温柔道,“不管是谁,不行就分。”

“谈谈也行。”明楼说。

“有事找哥,”明诚继续温柔地说,“谁欺负你,直接打死。”

方孟韦就笑了:“我还想先读书呢,哥。”

明楼忍不住捏了捏明诚的手。

像什么话呀,笑得眉毛都要飞了。

 

 

13、

 

后半夜他们都有点困了。

大兔子抱着药杵打起了呼噜,震得月亮一晃一晃的。“该回去了,”明诚说,“怎么走?”

最应该知道的方孟敖还没回来。

明楼凝神听了听,说:“起风了。”

有隐隐的雷声从远处传来,明诚笑起来:“是海浪吧。”

明楼皱眉。

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兔子在睡梦中说了一声:“再会”,巨大的月亮瞬间消失,只余三个人踩在半空,冷光承重,如悬云中。

他们站得很高,望见远处海水从中分开,露出金银鼓各十二面,鼓声和海浪一起充塞天地,唱起沉郁而悠长的歌。

方孟韦和哥哥们一起落在岸边,俯身捡起一朵湿淋淋的花。

海水送来许多血红色的百合,堆在岸边,颜色浓郁如酒,散发出阵阵幽香。

“这个味道有点熟悉……”他想。

明楼的脸色顿时难看极了。

“天风送涛而来,”明诚说,“好像门口的导览图上有,小朋友们回去的路上是有海神护送的。”

“吃饱了撑的。”明楼说。

“你以为我想?”王天风哗啦一下从水里冒出来,“我志愿服务的时长没凑够,还差二十五年!”

“我早就够了!”明楼鄙视他,“还超出三个月零四个小时!”

“你还不是靠捐钱换的?”王天风怒,“有钱了不起啊?”

明楼恶狠狠一笑。

王天风没话讲。

有钱还真挺了不起的。

 

 

14、

 

回去要坐船,王天风吹出几个大浪,想把明楼甩下去。

明楼立刻变成蛇,牢牢地缠在桅杆上。

王天风说他:“你又胖了!”

而明诚和方孟韦化身为巨龙,跟着大船缓缓而行,一身鳞片幽明相间,反射出无暇的月光。他们已经变得比明楼更粗了。

龙为鳞虫之长,能细能巨,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此时岸边正是一片白草,寒露漫山,短短一瞬,已经让他们内心平静,得到了许多感悟。

“哥,”方孟韦在水中和明诚碰了碰鼻子,“大哥怎么办?”

“他要去找他的红线,”明诚说,“找到了就会出来了。”

“找到了出不来怎么办?”方孟韦问。

“不会吧。”明诚说,“应该有快捷通道。”

等船靠岸时,天色已经微微发白,明诚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块毛巾,给变回人形的方孟韦擦头发。王天风远远地站在一边,用手里的棒棒糖随便一指,说:“最后一站了。”

这是一座开满花的山谷。

谷中有树,树上有人面。

“树枝上化生人首,如花,不解语。“明楼缓缓道,”人借问,笑而已,频笑辄落。“

“世间真有此木。”明诚有些动容。

“去吧。”明楼看看他,又看看方孟韦,“传说在人木上,能看到你最想见的人。”

明诚就牵着弟弟的手走过去了。

有些人早已离去,有些人曾经入梦。

在这一刻,他们终于变回了一个孩子。

 

“还挺感动的。”王天风含着棒棒糖说。

“你看到了谁的脸?”明楼忽然问他。

“反正不是你的。”王天风说。

“你老实告诉我,”明楼终于忍不住了,咬牙切齿道,“我大姐收到的红色百合花,是不是你送的?”

 

 

15、

 

到家的时候,明镜已经起来,等他们吃早饭了。

“大早上吃什么糖,”她说,“还要不要吃饭了。”

明楼咔嚓一声把棒棒糖咬碎。

反正是白来的。 


————————————————

人木的传说来自《酉阳杂俎》。

评论(21)
热度(218)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