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聊聊沦陷时期的“新”春联

最近翻资料,一不小心又和汉奸们打了个照面。1939年春节前,他们别出心裁地在政府公报上登起春联来,伪政府上下想必都会照着写照着贴,也是挺喜气洋洋的场面哈。

摘几句大家看:

改善中华制度,维持东亚和平  

四海同声讨赤,中华著史留青

旗飘五色,中日一家

河清兆瑞,日丽呈祥

黄族谋和平幸福,苍生盼安乐丰年

实意睦邻崇古礼,修明善政理官书

庶政维新传海内,春风依旧到人间

政治从新入正轨,春光随意到寰瀛

妖气残雪早同尽,淑气春风又同来

春风到处销兵气,新政施行在吏才

太阳照乐土,至德在新民

政治求明德,邦交在善邻

五色飘扬皆春色,一年明朗卜岁朝

人寿年丰腾欢东亚,海清河宴永祝中华

残腊已除消弭共祸,纪元复始建筑和平

旗分五色万姓共山河永固,节届三春庶民与日月同新

新国作新民,东风扇东亚

                                 ——政府公报(北平)1939

联络友邦重兴中亚,发扬民智共保中华  

赤水横流中原板荡,青春有脚小草向荣

中日提携如兄如弟,朝野密接宜室宜家

                                 ——山西省公报1939


刚开始觉得只是一贯的奴颜媚骨,后面越看越想笑,比如”东风扇东亚“,这个”扇“字用得可真是惟妙惟肖。又比如”青春有脚“,那可真是心思活动,满地乱跑。”朝野密接“跟着”宜室宜家“更是画风清奇。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我引用过的吴佩孚的悼文,以及”在全国人民的环视中”的青岛会谈报道,这种半通不通的句子真不少见。分开来每个字都认识,连起来偏偏就不像一句好话。单说对对子,也用不着什么大文豪,全北京全山西找不着个语句通顺能押韵的,也是奇了。

也不知道有多少个蓝东阳混进去了。

抗日神剧里的敌人智商太低常被吐槽,但现实中的敌人们,尤其汉奸们,狡猾聪明的有,但也未必全都不蠢。蠢并不妨碍他们坏,因为蠢,往往能坏透了,坏到骨子里,坏得毫无顾忌。

那些看谁不顺眼就上去查良民证,随便打人勒索的侦缉队里的地痞流氓有很大的智慧么?没有。田间地头大街上随机抓壮丁的日本兵需要动脑子么?不用。周作人是有才的,他参加了一次又一次的那个东亚文化协议会,会上发言也是乏善可陈,文采都没看出来多少,这种发言需要才华么?并不。

最近看到网上的一些评论,冷冰冰又轻飘飘地地计较得失,伤亡,谁聪明,谁在打,谁能打,看得憋屈。

在我看来,几千人对几十人一样是胜利,打败了聪明的敌人和愚蠢的敌人一样是胜利,愚蠢的反抗和聪明的反抗,也一样都是反抗。坏人也并不因为他聪明而显得高贵一些,反抗那些蠢的坏人,也未必不是艰难的、血淋淋的。

反正人多些同理心,少些高高在上,总是好的。

一些浅薄的胡说八道。末了给大家点正能量。

网购了春联和纸灯笼,上午快递来时我不在,同事都在开会,没人能帮忙拿。快递小哥说下午他就可以放假了,我说那就年后吧,反正我春节不在北京过,年后贴也是一样。

放下电话,过了一分钟,小哥又打来电话说:“我下午还是给你送一趟吧。”我说不用,太麻烦了,真没关系。他坚持说:“这是年货啊,年货哪有过年后送的。”

于是我找出两包烟来,也等着送他一点年货。

对快递小哥这些常年在外打工的人,年货和过年有着格外不同寻常的意义吧。倒是我过得都有些疲了。

提前说过年好。

评论(37)
热度(248)
  1. 谦受益隔山灯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晨梦夕拾
  2. 晓汲清湘隔山灯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阶下苔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