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楼诚] 云开处 10

前文去总目录里找吧……

挑战自我二更。

给不开心的口罩老师、加班辛苦的枪枪和明天答辩的倾海老师、77老师。

大家要开心呀!

我的腰……不行了我要去躺平了……



10、

 

阿诚把口罩摘下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带子紧,耳朵有一点红。

明楼走过去捏捏他的耳朵。

“干什么呀?”阿诚说。

明楼已经坐回到办公桌前,继续看公文去了。

阿诚抓着口罩,想了想又戴上了。

明楼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办公室里,没关系的。”

阿诚说:“李秘书可能会进来,一会儿有个文件要您签字。”

明楼戏谑道:“李秘书?他不是笨死了吗?”

阿诚说:“再笨也能看出我……”

明楼似笑非笑道:“看出你什么?”

阿诚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明楼招招手说:“过来。”

阿诚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明楼又要捏他的耳朵,他连忙闪了。

“小时候你总是捏我的。”明楼说,“不知道捏了多少回。”

阿诚笑:“大哥耳朵软。”

明楼自己伸手摸摸:“被你捏软的。”

阿诚还是笑。

“真的,”明楼说,“小时候你认床,换了地方就睡不好,刚到苏州老家的时候,一定要捏着我的耳垂才能睡着。”

阿诚说:“我那时多大?有十一了吧?”

“十一岁也很小。”明楼说,“这么小。”

他拿手比了比。

阿诚反驳道:“那是小猫。”

“你就跟小猫似的,”明楼笑着说,“你醒得迟,我就不能起,害大姐说我睡懒觉。”

阿诚想起来了。那时候他俩窝在床上孵太阳,明台醒了无聊,像小炮弹一样冲进来,重重地砸在床上,把两个人都弄醒了。

三兄弟打闹一会儿,然后一起睡回笼觉。

后来明楼实在不能睡了,大姐在外面等他拜访长辈,再不起就要挨骂了。

他就把两个小的摆一块,把自己的云抽出来,换上软软的被褥。然后将两个小的云团一团,团成一个窝。

阿诚捏捏明台的耳垂,觉得不太软。

转而去捏被角。

还是不够软,又去捏自己的云。

云围着他们,像一个小小的屏障。

“但明台还是掉下床了。”阿诚说。

明楼哈哈大笑:“因为他啃了一口你的脚。”

阿诚把他踹下去的。

 

李秘书进来的时候,问阿诚为什么戴口罩。

阿诚说:“感冒。”

李秘书连忙嘘寒问暖,明楼在一边咳嗽了两声,他才停下来。

明楼签过字,把人赶出去。

阿诚叹口气:“明台好歹知道咬脚,不像……”

明楼微笑:“不像什么呀?”

“不像蚊子!”阿诚说。

蚊子专往嘴边叮,把嘴都咬肿了。

他是真的被蚊子咬了。

真的那种蚊子。

他昨晚睡觉不老实。

“把云踹床底下去了。”明楼笑道,“不然还能当个蚊帐用。”

阿诚说:“不够大。”

明楼说:“用我的。”

阿诚又不说话了。

昨天晚上,他把明楼的云也踹到床底下去了。

他实在是不老实呀,明楼想。

 

————————————————

蚊子那里是真的蚊子。

但是不老实……咳

写完这个我目前的梗就都用完了。打算放下去写写别的坑,等灵感来了再写。

也挽回一下不怎么喜欢我小段子的老朋友,哼唧

评论(104)
热度(641)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