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l楼诚]云开处 8

前文去总目录里找吧……


08、 


雨下得好大好大。

明台打着小伞去院子里踩水,拖着一团湿哒哒的云回来,被张妈抓去洗刷了。

大哥大姐不在家,整个明公馆都静悄悄的。没人撑腰,明台乖乖地交出了自己的云。

“阿诚哥!”他光着脚坐在沙发上,十分无聊,“阿诚哥!”

明楼的房门开了一道小缝。

有风吹过,吱吱呀呀。

阿诚睡在那里面。

“阿诚哥阿诚哥!”明台无聊地喊了一声又一声,“起来啦!”

苏医生说就快好了呀,怎么还不醒呢。

阿诚在睡梦中听见,翻了个身。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好像有人叫他。

喉咙很痛,说不出话。

明台还在外面叫:“阿诚哥!阿诚哥你听到没有呀?”

身上没有力气,起不来,也不能回答。阿诚在被子里挣扎着伸出双手,抱住了自己的云。

外面下着雨,窗帘拉着,房间里一片昏暗。

他几乎看不清云的颜色。

 

明楼回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明台睡在沙发上,露出一小截后腰,流了一滩口水。

他给小的盖上毯子,去房间里看大的。

摸摸额头,已经不烧了。睡了一天一夜,应该吃点东西。

“阿诚,阿诚,”他叫,“起来啦。”

阿诚抱着自己的云,在被子里轻轻颤抖。

他听到大哥在叫他,但是说不出话。

明楼拍拍他:“阿诚起来啦。”

是大哥呀。

阿诚用尽全身力气,睁开眼睛。

“大哥……”他搂紧自己的云,哑着嗓子说,“我是不是要死啦?”

“不许胡说,”明楼端过床边的水杯,“感冒而已,不会死的。”

窗帘拉开,外面一片阳光。阿诚看看大哥,又看看自己的云,重重地点了点头。

云还好呀,他不怕。

喝了水吃了药,客厅里明台却忽然哭了起来。

小孩睡觉不老实,摔下沙发,把下巴磕青了。

“他的云呢?”阿诚搂着云小声说。

有云垫着,摔不痛呀。

“他呀,”明楼说,“还没晾干呢。”

 

后来某个心照不宣的夜晚。

阿诚躺在床上,整个人裹在云里,看不见脸。

只露出一双脚。

明楼拨开他的云,笑。

“不许笑!”阿诚说。

明楼把他的云团成一团,塞进怀里,让他抱着。

“有时候胆子小,有时候又胆子大,”明楼说,“紧张就抱着吧。”

阿诚耳朵红了,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抱着云,想问大哥我是不是快死啦。

又知道大哥的云在身边呢。

有云垫着,摔不痛呀。

 

小时候被桂姨打得最厉害的一次,阿诚失去了意识。

醒来看见街坊邻居都围着,叫他。

叫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他能听到,但是很痛,没有力气,也不能回答。

“不会说话了,”对门的老奶奶说:“这孩子不行啦。”

隔壁的大叔也说:“云这么淡,是要没气啦。”

桂姨抓着他,手冷冰冰的。

 

大哥的手却是暖的。

身体也是暖的。

他能拨云见日。

让他重回人间。


——————————————

应该能看懂吧,就是阿诚小时候有个很深的心理阴影。害怕云淡了,自己就死了,所以下意识地抱着。

后来那段是答应枪枪的初夜嗯……咳咳,阿诚哥有点紧张~


评论(98)
热度(723)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