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楼诚][现代AU] 特工先生的疏忽

《特工M先生》系列:

现代特工设定,一切背景都是虚构的,S城是个被恐、怖组织渗透的边境城市,一座绝望孤岛,楼诚二人潜伏在被控制的烂透了的傀儡政府内,然而这篇不写剧情,就是胡编个背景,谈谈恋爱滚滚床……

前文(整个目录的最下面)


✿特工先生的疏忽

 

 

明楼给阿诚后腰处贴了一片暖宝宝。

怕他烫到,隔着衬衫贴的。

阿诚睡到半夜,出了一身的汗,屁股底下热乎乎的,好像孵着一窝蛋。衬衫宽大,睡觉时无意识地把贴着暖宝宝的那块衣料往屁股底下蹭去了,他撕下来贴在床侧,裹着毛巾被又睡着了。

明楼半夜来看,替他把汗湿的衬衫脱去了。

“开开窗吧。”阿诚半睁开眼睛说。

明楼不理他,依旧回自己的铺上睡了。阿诚又翻了个身,实在热得难受,自己爬起来要去开窗,明楼拦住他说:“有风。”

“有风才好啊。”阿诚说。

“你忘了你腰怎么不好的?”明楼往他后腰上拍了一巴掌。

阿诚顿时觉得一阵酸。

他倒是清醒了,两条光溜溜的长腿一迈就上了明楼的床,黑暗里明楼摸到他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全是汗。

“我腰怎么不好的……”阿诚笑,“是呀,怎么不好的?”

明楼又拍了他一下,黑灯瞎火的,拍到了屁股上。那里被暖宝宝捂热,汗水从腰窝淌下来,一片潮乎乎的。“腰疼……”阿诚整个人趴到大哥身上,把他压平。明楼被他的肋骨硌得“嘶”了一生,手伸过去,给他揉腰。

阿诚把头搭在他脖子那里,出气滚热,没过多久,明楼的汗也下来了。

“这鬼地方,连空调都没有。”阿诚说。

“八十块钱一间的招待所,厕所都在外面,还想有空调?”明楼哼了一声。

阿诚趴在他身上笑。

胸腔震动,连带着明楼也想笑。阿诚是笑睡觉前以特工的身手和人抢厕所的明楼,明楼是笑厕所里的风景居然不错,小窗外面种的全是树,影子映了半墙,挺好看的。

他们于是在排风扇的背景音里看了一小会儿风景。

 

白天的行动一切顺利,除了略微错误地估计了早餐鲜肉包的热量和山路搏杀带来的体力消耗,所以两个人好不容易到山脚下的时候,基本上已经累瘫了。

阿诚坐在招待所的门前台阶上,喘着气道:“明长官,你还行吗?”

而明楼毫不客气地冲他压了过去,但一只黄狗吠叫着跑了出来,打断了他。

他们草草地吃过饭,就倒在简陋的标准间的窄床上睡了过去。傍晚时起了风,山间的温度降了下来,阿诚没好好盖被子,起来时觉得腰酸背痛,大概是运动过度之后又着了凉。

“你怎么没事?”他挑着眉看明楼。

理论上大哥的体力不应该比自己好。

明楼微笑着说:“你盖在我身上。”

阿诚把自己的背包甩在了另一张连个屁股印子都没有的小床上,“晚上我才不跟你挤”,他说。

而此时明楼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把出尔反尔,再度像一张被子一样“盖”在自己身上的人揉得叫出声来。“不跟我挤,嗯?”

“嘶……”阿诚抽着冷气说,“不挤,我是说大哥瘦了,咱俩睡一点都不挤。”

明楼被他气笑了。

 

两人在黑暗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说着说着又困了,睡一会儿又觉得热,醒过来就再说说话,这么慢慢捱到了早上。天边透出一丝灰白,阿诚实在忍不了,跳下床把窗户打开,一股凉风骤然灌进室内,两人都是一个机灵。

“要下雨了。”明楼说。

阿诚裹着毯子和他并排坐在床沿,等雨。

没等太久。

雷声涌动,山风裹挟着雨点,把山间的黎明砸了出来。窗帘乱舞,整个窗台和半个地面都湿了,阿诚被明楼扯着往床里面去。床是那么窄小,他们很快就贴到了墙。

明楼扯起被子,把他们两个人包住了。

脚还露在外面,被风吹得凉飕飕的,有时候溅上一两个雨点,凉的,像针一样,沉溺于亲吻的两个人就会骤然紧张一下,然后把彼此抱得更紧了。

阿诚觉得,大哥是跟着雷声和雨声一起进来的。

可能昨日太累,肌肉里还留存着过量的乳酸,两个人的动作都不太激烈。身体被缓慢地抻开,就像是动手之前的热身,或是训练之后的舒缓,腰臀之处一片滚热,酸软之中有一种别样的熨帖,疲惫和快意都像潮水一般将他们淹没。

阿诚将头伸出被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身体活动开,居然不那么累了。

好像做了一次广播体操,伸展运动,体侧运动,全身运动。

接下来还有整理运动。

明楼正在被子里不疾不徐地亲他,越来越往下。

看来一时半会儿还整理不完。

雨也一直在下。

 

事后总结,本次行动有效,效果完美,只有没带够补给和睡觉忘关窗户算是疏忽,鉴于特工们已经受到了挨饿和腰痛的惩罚,揭过不提了。

“但是大哥,”阿诚把糊在床边的暖宝宝撕下来,“你怎么会有这个的?”

“那个小姑娘给我的。”明楼说。

“啊,昨天那个,”阿诚说,“怎么不给我?”

“你长得太好看了,她不好意思。”明楼说。

阿诚对这个说法表示满意。

那个瘦弱的小姑娘是年龄最小的一个,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她的脸很脏,书包还是干净的,眼睛很亮。“真是坚强的姑娘。”阿诚说。

R组织绑架了一批人质,由于形势有变,把人直接锁在山里走了。尽管快要饿死,但他们还是活下来了。

之后的事有别组的人做,得到了一片暖宝宝作为礼物的两个特工,将继续在这间简陋的招待所里等雨停。

再不停,他们的被子也要湿了。

 

————————————————

腰痛的我所以写了一个腰痛的阿诚哥。

久坐还是不太行,所以简短地摸一个。

喜欢他们风里来雨里去之后的温存。

已经有不止一个人跟我表示过还是喜欢我的民国背景了……相信我我不是故意不写正剧的……

培训好累,我的腰啊,我的脑子啊……都不太行QAQ

你们就……勉强先吃吃糖吧。



评论(96)
热度(571)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