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楼诚] 云开处 5

前文去总目录里找吧……



05、

 

明楼应酬归来,云上带一点胡椒的辛香味,午饭大约吃了牛排,阿香送上新鲜苹果一盘,没有削皮。

阿诚拿了一把刀推门进去。

他削的果皮宽窄均匀,长而不断,带着甜润的味道一直垂到云里。

一朵苹果味道的云。

明楼想起了小时候。

 

有次大姐回苏州,厨子告假,半夜厨房里闹耗子。

大耗子一开灯,发现了两个小耗子。

三只耗子分一罐饼干,阿诚有一大半,外加一块糖。

棉花糖。

“什么味的呀,阿诚哥?”明台眼巴巴地看他。

阿诚撕下一半给他:“苹果味。” 

明台又撕下一点给明楼。

明楼吃了,真是苹果味。

白里生出一点清新的绿,就像阿诚的云。

明台揪起自己的云使劲嗅,说:“不像糖,没味道呀。”

阿诚说:“云都是没味道的。”

明台整个人扑到他的云上,深深吸一口气:“有的!贴很近就能闻到!”

阿诚问:“那我是什么味道?”

明台伸出一点舌尖,舔了舔嘴唇说:“苹果味呀。”

 

长大之后,又遇到没饭吃的晚上。

白水煮面评价一般,半夜里厨房又闹耗子。

三只耗子分最后两块饼干,阿诚有一整块,外加一块糖。

白里生出一点清新的绿,是哈密瓜味的棉花糖。

吃完糖,明楼和明台抓着他的云仔细看。

“还是这么淡呀。”明台挠头,又去找糖罐。

阿诚又吃了一块浅黄色的香橙棉花糖。

和一块粉红色的草莓棉花糖。

云看起来比刚才好了一些。

“还发烧呢。”明楼说。

明台说:“那快去睡。”

阿诚躺在床上闻自己的云,说:“不像糖,没味道呀。”

他被云和云一样的被子裹着,只露出头颈和细瘦的脚踝。

明楼说:“有的,贴很近就能闻到。”

阿诚笑:“那我是什么味道?”

“苹果味吧。”明楼说,“快睡。”

他将人和云一起拢到怀里。

贴得很近。

只闻到了血的味道。

 

汪曼春闻不到。

日本人闻不到。

外面的那些人都不知道。

甜蜜与爱,贴近方知。

疼痛与血,心照不宣。


————————————————————————

设定就是云本身没什么味道。

至于闻到什么,就当是亲人爱人之间的独特感应吧。

评论(80)
热度(736)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