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楼诚] 云开处 3

设定见 1  2

心情不好,而且有点方,脑子断片,没有长文,只有段子。

希望治愈自己。


03、

 

明楼做了一个梦,梦见他把阿诚藏在云里。

桂姨敲门进来,要把阿诚带回去,他把桂姨骂走了。

汪曼春带着人到处搜阿诚,唯独漏了明楼的云。

南田举着枪要射阿诚,他的云替他挡住了子弹。

所以阿诚现在好好地站在他面前。

胳膊上搭着西装,俯下身道:“大哥,下午的会两点开始,该起床了。”

明楼睁开了眼睛。

 

开会的时候,屋子里有一股细微的香气。

咸的,油香。

恰到好处地勾人,又偏偏无迹可寻。

明楼怀疑只有自己能闻到。

午饭喝了酒,没吃什么东西。

下午两点十一分。

他饿了。

“明长官太劳累了。”梁仲春说。

他见明楼心不在焉,推过来一杯浓茶。

明楼喝了一口,胃里更空了。

忍不住叫阿诚。

阿诚递过来一沓文件,像饼干那么厚。

又递过来一沓白纸,像奶油蛋糕一样白。

明楼的肚子响了一声。

阿诚没听见。

 

会议结束,梁仲春要把阿诚带走,明楼把他骂走了。

汪曼春要找阿诚跑腿,没找见人。

南田让阿诚陪她去海军俱乐部,被明楼挡了。

所以阿诚去了哪里?

明楼自己穿了衣服,自己系了扣子,自己出了会议室。

总不会要自己开车吧,他想。

楼梯的拐角处,阿诚坐在云上吃饼干。

明楼看他。

阿诚就笑。

一把万年青,咸的,油香,咔嚓咔嚓咬下去,许多饼干屑落在云里。

明楼抖了抖自己的云。

阿诚也帮他拍拍。

明楼问:“哪儿来的饼干?”

阿诚指了指自己的云。

从小时候开始,他就爱把喜欢的东西藏进云里。

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能塞进去吗?”明楼自言自语。

评论(133)
热度(773)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