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 番外、哥哥的奖励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实力宠小方。

前文目录 (在整个目录的最下面)


my枪想看受伤梗,又想看阿诚哥哥和小方感冒。

摸鱼写了一个~




番外、哥哥的奖励

 

车子开到明公馆的结界前时,明诚已经很难维持住人形,明楼从后座伸手去摸他的额头,摸到了凉而硬的角和一头冷汗。

“阿诚,”明楼叫他,“到了,到家了。”

明诚依然死死地握住方向盘。

无形的屏障隔绝了窥伺的目光,车子滑进去,在花园里停了下来。大姐最喜欢的晚香玉开了花,空气里满是甜而浓的香气,血的味道是一下子炸开的,明楼把明诚从车里抱出来,他的下半身已经是龙尾了。

明楼几乎抱不住他。

被放到水里的时候,明诚稍微清醒了一点。明楼给他脱衣服,他还试图抬手配合,被明楼强硬地按住了。血源源不断地从贯穿左肩的伤口流到水中,红雾一样在池子里散开,明诚用右手握了握明楼的手,闭上了眼睛。

他彻底变成了龙的样子。

明楼跪在水里,西裤和衬衫都被打得透湿,右边的袖子挽上去又掉下来,他干脆把衬衣脱掉,扔在地上。他一手不断摩挲这金龙湿润的鼻子,一手握住了那支看不见的箭。

触手滚烫。

箭上似乎有火,明楼被烫得一痛,他五指紧握,小心地施加力道。

明诚半睁开眼睛,剧烈地颤抖起来。

明楼又去摸他的鼻子。

浴室很大,浴池更是像一个小型的游泳池,只是浅了许多,金色的龙尾拍打出水花,一直溅到外面的地板上。明楼用双手托住龙的头,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鳞片上都是血,摸起来高热滑腻,让明楼很难固定住他。

更多的血流到水里,池子红了一大半。

“阿诚!”明楼严厉道,“别动!”

龙细长美丽的双眼睁开看他,眼睛里竟有一丝委屈的神色,明楼当作没有看见,再度握住了那支箭,说:“不许动!”

明诚靠在他的肩上,极轻极轻地点了一下头。

明楼猛然用力,快速而坚定地将箭拔了出来。

箭身擦过坚硬的龙骨,似有金铁之声,浓稠的血色一下子就把一人一龙都淹没了。明楼的半身染血,而金龙大睁着双目,头靠在他肩上一动不动。

箭尖一开始移动的时候,明楼便缠住了他。

巨大的银绿色蛇身将池子里的血水挤出大半,几乎占据了全部的空间,浴室好像一下子变得狭窄异常,他们在小小的水池里紧密交缠,好像连骨头都要长在一起。明诚终于发出一声痛到极点的长吟,整栋房子似乎都摇晃了起来,花园里落下星星点点的雪,很快就消失不见。

只是晚香玉更加晶莹冷艳了。

“大哥!阿诚哥!”明台的声音远远传来,“阿诚哥你们在哪儿啊?”

伴随着杂乱慌张的脚步声,喊声时远时近,回荡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明楼在这声音里低下头,给了阿诚一个亲吻。

他上半身还是人的样子,左脸颊被溅上几点血迹,唇角也有血。

那是大哥的血。

陷入昏迷之前,明诚尝了出来。

 

南田伏诛,身死魂灭,完成任务的明台却高兴不起来。

他找不到他的阿诚哥了。

之后的整整三天,整个明公馆上下全都没有明诚的痕迹,大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什么都问不出来。从花园到门厅的血迹已经擦干净,明台开始清理浴室。他站在干涸的浴池里无所适从,完全忘记自己可以用法术弄干净。

直到大姐回来,他没睡过一个好觉。

明镜敲开了明楼的门。

未语先泪,继而大发雷霆。

明楼好不容易平息一切,想起自己三天没吃饭,饿得有些不好,打发小弟去煮面了。

“阿诚呢?”明镜一连声地问,“我问你阿诚呢?你就知道吃,我问你阿诚有没有饭吃呀!”

明楼将面条用筷子夹碎,拿一柄小勺舀起来一点。

金光一闪,有什么从他的袖子里探出头来。

吃了一点又吐了一点。

明楼将他从袖子里小心地拿了出来,让他枕在自己的手腕上,继续喂他。

小龙努力地吃进去。

三个人守着桌子,看他用大半天的时间吃完半碗面条,明楼用食指轻轻点了点小龙的脑袋。

算是奖励。

明台终于放下心来,目光移到龙身上的白色绷带上,他小心翼翼地说:“阿诚哥是不是该换药啦?大哥我帮你,保证比你打的蝴蝶结好看。”

正奋力吃最后一口的小龙僵住了。

他身上扎着一个巨大的蝴蝶结,就好像金子上开出花来。

明楼面不改色地用勺子刮了刮碗底。

 

很多年以后。

“大哥!阿诚哥!小哥!”明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人呢?不是,龙呢?”

“小点声,”明楼沉着脸打开了卧室的门,“刚吃了药,睡着了。”

明台立刻乖乖地压低了声音:“怎么会感冒呢?阿诚哥是龙呀!”

“被孟韦传染的。”明楼说。

“哦,”明台点头,“可是小哥也是龙呀。”

明楼无奈道:“龙也是会感冒的呀。”

明台一脸茫然,被命令去厨房煮病号饭了。明楼小心地从左边袖子掏出一条金龙,又从右边袖子掏出一条白龙,两条并排放在桌上,挨个用食指点了点他们的脑袋。

好好吃药,算是奖励。

金龙飞快地睁开眼睛,亲了亲他的指尖。

“明台煮的面太难吃了。”他说。

方孟韦在他旁边翻了个身,打起了小呼噜。


评论(146)
热度(820)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