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九)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实力宠小方。

枪总名言放前面,要看诚哥宠小方:“喜欢就买,不行就分,谁敢废话,直接打死,好好念书,有事找哥。”

琐碎日常,专门卖萌。

前文目录 (在整个目录的最下面)


九、

 

雪不下了。

一顿午饭吃完,正是太阳最好的时候。

风略微止歇,温度也稍微上来了一点,曾可达钻进帐篷休息,方孟敖找了一块向阳的山石,把上面的雪打扫干净,开了一瓶酒。

“白干,”方孟敖说,“你也喝一口,暖暖。”

方孟韦摇头。

“山下老乡自己酿的,”方孟敖说,“这里有最好的山泉水,可惜冻住了。”

方孟韦接过来,小小地抿了一口,皱着眉咽下去,顿时辣得直伸舌头。一团火立刻就从胸口烧了上来,脸上也带出一点薄红,他顺着大哥手指的方向望去,依稀能看见一些小黑点在动。

“那是人,”方孟敖说,“电力、通信的人在巡查线路,雪特别大,我还顺手捞上来两个,不然就被埋了。”

方孟韦说:“我也下山看看。”

方孟敖又灌了一大口酒,说:“别丢了。”

方孟韦正拍自己裤子上的雪,闻言抬头。方孟敖抱着酒瓶,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他,见方孟韦的背挺得特别直,像一棵落了雪的小松或是白杨。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瓶里的酒还剩下三分之一,方孟敖一口全都灌下去,站起来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像一只故事里会喷火的龙那样,把酒气和热气都喷到了方孟韦脸上。

然后打了个酒嗝。

方孟韦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方孟敖说,“还笑。”

说完又打了一个嗝。

憋气喝水都不管用,他干脆抓了一把雪吃进去,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说:“这次完了,咱们回家吧。我也饿了。”

方孟韦愣了一下。

他想说才吃完呀,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怎么,不是来接我回家的?”方孟敖问。

“啊,”方孟韦答,“是。”

“我开车,”方孟敖说,“正好熟悉下北平的路。”

方孟韦说:“哎。”

然后他们便分手了。

方孟韦穿一双黑色长靴,在雪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下山去,中途见一条青龙于头顶盘旋片刻,继而飞到了山那边的云里。那里又有新的云积聚起来了。

但他没有飞,他也想熟悉这里的路。

 

方孟敖带着气象工作队的龙飞到云气有异的地方,想尽办法把水汽打散。曾可达负责天象观测、信息收集和人员调配,而方孟韦带着警局的人来回巡查,尽量不让飞禽人兽进入危险的区域,也不能让普通人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一直到傍晚时,只零星下了一点小雪。

这半天就算安全地度过了。

稠云散去,天气还是阴阴的,没有夕阳晚霞,夜晚大概也不会有月亮,方孟敖回到帐篷里,把鞋子一扔,随便坐到了地上。

他累得完全不想说话。

方孟韦的衣服也全都湿透了,他蹲在防风炉前试图点火,却怎么也点不着。方孟敖看了一眼,歪头喷了口气,火就烧起来了。

方孟韦有点讪讪的,他就不会喷火。

“我也不会。”方孟敖说。

他是把水汽都吹走,木柴不湿就很容易点着了。陆续有人进来,却没什么人说话,横七竖八地在帐篷里瘫了一地,炉子的光并不太亮,随着天色变暗,有人掏出打火机打着火,用来照明。

方孟敖掏出了皮夹。

有更多的人打着了火,替他照着。

方孟敖看照片,方孟韦也伸头过来看了看。

“和我的不太一样。”他说。

 “你那时还小,记不清楚。”方孟敖说。

其实和爹的,和姑爹的也都不一样,但方孟韦没说。

妈妈和妹妹走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照片这个东西呢,等摄影术出现之后,将灵力注入到相纸上,就可以呈现出心里的画面了。

时间过去太久,他们每个人心里的人,都长得有些不一样了。

“别浪费火了。”方孟敖收起了打火机。

其他人也陆续都关上,帐篷里只剩火光。枯坐无趣,有人问:“队长,你真是单身吗?”

“扯淡,”方孟敖说,“我说我不是,也得有个媳妇来认我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

一个队员嘿嘿笑着道:“队长当然是了,你没听过那个论坛里流传的笑话吗?”

方孟韦竖起耳朵听。

“是说有一天,咱们队长去相亲,”那人绘声绘色道,“人家姑娘夸他是gentleman,是knight,你们猜他怎么答的?”

众人纷纷问怎么答的。

那人吊足了胃口,拖长了声音道:“他涨红了脸说,Where is thetoilet?”

笑声此起彼伏,快要把帐篷顶给掀翻了,方孟韦也抿着唇笑,冲自己哥哥说:“这个故事我知道的。”

方孟敖挠头,说他:“把衣服脱了。”见方孟韦有点犹豫,他站起来连声催促,又对屋里其他人说:“快着点,都脱衣服!”

有人苦着脸道:“队长,冷呀。”

“冷什么冷,穿着湿衣服更冷,”方孟敖率先把上衣一扒,开始解裤子,“说你们呢!都是不是龙啊!不穿衣服有什么关系!”

方孟韦在火炉边笑得捂住了脸。

 

曾可达进帐篷的时候,差点被一地的条形生物绊个跟头。

满地都是衣服,地方不大,所以大家基本都不是原形的长度,马马虎虎变小了攒在一起取暖。炉子上煮着一锅热汤,白得有点晃眼的方孟韦被火光染上了一层淡红色,他时不时探个头去看汤煮得怎样,看完又被青龙按了回去,压在肚皮底下。

“大哥,”方孟韦说,“你该洗澡了。”

方孟敖连忙闻了闻自己。

方孟韦也凑过去闻他,闻到了冰雪、泥土、草木、胡椒和雪茄的味道,胡椒来自锅里的胡辣汤,热辣鲜明的香味随着汤的翻滚,往帐篷的每一个角落扑过去。

曾可达艰难地跨越一地障碍,走过去拿勺子盛了一碗,表示可以喝了。

大家喝过了汤表示不够劲,又要喝酒。

曾可达拆了一箱酒,找来一个很大的空盆,把一箱16瓶白干都倒在了里面。一堆条状的龙凑在一起从盆里喝酒的时候,他忽然有一点微妙的违和感。但是他自己也喝了一些,脑子里晕晕的,很快就把那念头抛到一边了。

方孟敖是第一个喝醉的,他这一天喝了太多的酒。

他缠在弟弟身上,胡乱说着一些闲话。说过去战场上的故事,说着自己特别会飞,飞得可高可好了,又说他不是真的要找厕所,念叨着“so beautiful”,说姑爹做的狮子头好大一个,一盆有几个呢,四个六个还是八个,还是二十个……

方孟韦说哪有二十个,那么多吃不完呀。

方孟敖说那就是三十个。

方孟韦说,哥说几个就几个。

方孟敖数完了狮子头,又要他说说阿诚。

方孟韦说,阿诚哥啊,特别会干活,明台呢特别会洗碗,大哥呢,特别会当大哥。

方孟敖笑了,咬着曾可达的衣服把人拖过来,说你听听,我弟弟夸我。

方孟韦又说,阿诚哥哭起来是要下雪的。

曾可达听见“雪”字,立刻提到了警惕,连忙道,那可不能让他来。

不对,你说的不对,方孟敖又去咬他的衣服。

你说错了,是不能让他哭。

他打了个酒嗝,认真地说。

说完就睡着了。

方孟韦冲掀开帘子走到帐篷里的人说:“嘘。”

来人微微一笑。

方孟韦指指地上的这些条,笑着说:“崔叔,你喂过猪么?”

他们还在抢盆里最后一点酒呢。


————————————————

我喜欢的卖萌文,是自然温柔的萌,不是过于甜腻可爱那种,文字上我也不喜欢那些太可爱的描述,都用平常的字句,但是有时候写着写着也会搂不住。所以觉得有点太腻的时候,请大家一定告诉我,我及时拉回来……


 @取名废阿宅 :想看方毛喝醉酒跟小方撒娇~

这张没有楼诚戏份,就不打楼诚tag了。

希望小方可以和大哥一起上战场,一起努力,不会一个人孤零零走他不愿意走的路。

继续爱my枪,你可喜欢这样开心的小方。

评论(90)
热度(571)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