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八)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实力宠小方。

枪总名言放前面,要看诚哥宠小方:“喜欢就买,不行就分,谁敢废话,直接打死,好好念书,有事找哥。”

琐碎日常,专门卖萌。

前文目录 (在整个目录的最下面)


八、

 

方孟韦今晚睡客房。

半夜醒来有点口渴,他坐在床上犹豫了一会儿,确认客厅里没有声音,推门出去。月光透过大玻璃窗照得房间里一片银白,松软的羊毛地毯上还有几片残留的花瓣,娇红的颜色,像是落在雪上。

他忍不住走过去,在地毯上坐了下来。

不太困,反正龙未必真要睡满八个小时,他看了一会儿月亮,又看了看雪,然后盘腿坐在地毯上,刷起手机。

大半夜的朋友圈里安安静静,唯有一个小时前崔叔转发了一条“为你读诗”的音频,三个小时前父亲点评了一篇关于体制改革的文章。方孟韦听完了诗,看完了文章,想着自己写点什么好,手指轻动,突然滑出一条更新来。

方孟敖居然发了一句话。

他说:“太潮,点不着火。”

方孟韦留言说:“少抽点。”

方孟敖回他:“弟?”

方孟韦答:“嗯。”

方孟敖说:“那不抽了。”

方孟韦回:“想抽就抽吧,别多了。”

方孟敖打了一个笑脸。

方孟韦想了想,补了一行字:“哥一个人在外面,除了抽点烟喝点酒,剩下的就是孤单。”

方孟敖咬着烟屁股,攥着手机久久没有回话。

好像被弟弟嫌弃是单身狗了……

他略微忧伤了一会儿,然后一拍脑袋。不对,我弟也单身啊。

两个人明明有微信,却不随时回话,更不用语音,就在朋友圈里聊了几句。最后方孟韦看着定位处那个陌生的地名,问了一句:“远吗?”

方孟敖没答。

又一场暴风雪骤然而至,他在大风里把被雪水彻底打湿的最后半包烟和手机一起揣进怀里,出门紧跑两步,往风雪的来处飞去了。

在山与海的那一边,一场席卷了大半个中国的雪灾,还只是刚刚开始。

但小屋里温暖极了。

 

天亮的时候,明诚在客厅的地毯上找到了缩成一条的小白龙。

明台把一张很大的毛毯盖在方孟韦身上,毯子太大,显得龙小小的。他和曼丽也是小小的,一起把爪子塞进毯子里,捧着薯片咔嚓咔嚓地吃。

“再吃零食我不做饭了啊。”明诚威胁道。

明台伸爪递给他一片:“黄瓜味的。”

明诚接过来,也咔嚓咔嚓地吃了。

明楼过来的时候零食袋子已经见底,没有东西可以咔嚓了,明诚说早饭煮一点清汤面吧,放一把小青菜,还要两个蛋。想了想又说还是煮饺子,冰箱里有冻好的。

“送行饺子接风面。”他摸摸方孟韦的头,微笑着说。

小龙在毯子里翻了个身,没有醒。

明诚俯下身子。

鼻尖贴近小龙的银须时,他好像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有点不好意思地直起身来,却见明楼温和地看着他道:“怕什么。”

明诚说:“没怕。”

明楼又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明诚说:“没有呀。”

但他的耳朵尖一点点红了。

明楼走过去,低头在他额上亲了亲,说:“哥哥都是这样的。”

明诚于是也亲了亲方孟韦的额头。

小龙眨巴了两下眼睛,醒了。

醒来正看见明楼走过来亲了明诚的鼻尖,然后又在唇上落下一吻,见方孟韦看他,明楼面不改色道:“哥哥都是这样的。”

明诚说他:“胡说八道。”

明楼说:“叫我什么?”

明诚叫:“大哥。”

明楼满意地笑了。

哥哥亲弟弟,是最天经地义的事情了。

 

方孟韦走的时候带着盆,里面满满的都是明诚做的手工鱼丸,和方孟敖买的没有鱼的鱼肉肠完全不同,材料全是新鲜湖鱼。明台偷了两个塞嘴里,琢磨着这个不是海鲜也不是河鲜,“湖里的鱼难道要叫湖鲜吗”,他和曼丽两个狐仙笑得滚到一起。

笑点低大约也是他们当初彼此看对眼的一个原因吧。

除了鱼丸,还有各色肉食、豆腐粉皮之类,并一大篮子新鲜蔬菜和秘制火锅底料,随便煮一煮就可以吃。

方孟韦抱了抱明诚。

明诚拍了拍他。

不用告别,也不用说太多话。

“北平有事呢。”方孟韦说。

昨天半夜加了曾可达的微信,朋友圈里满满的雪灾照片,气象中心特大号红字的各种通报每隔十分钟刷屏一次,北平警局也抽调了人到工作组,他得回去看看。

不只是因为凑巧在照片里看到了方孟敖,看他在冰天雪地里啃一根冰冻黄瓜。

这不是一条龙的事。

也不是他们方家一家龙的事。

明诚倒没觉得多舍不得,因为他要到了方孟敖家里的钥匙。

方孟韦前脚走,他后脚就扛着一个超大号的柜式空调,出现在了北京二环边上的那间公寓里。

老旧的吊扇被他咔嚓一声掰了下来。

就像掰薯片似的。

 

方孟敖坐在雪堆里吃火锅。

没有碗,他端着方孟韦带来的盆,里面满满一盆的肉、丸子和菜,放了许多辣椒油,吃得满头是汗。

“曾督察辛苦了。”方孟韦往锅里放冻豆腐,又把煮好的羊肉片盛到曾可达碗里。

曾可达一边吃一边说:“不苦不苦。”

方孟韦说:“多吃点。”

冲在气象工作第一线的曾可达说:“为人民服务。”

方孟敖抱着盆说:“机关吃得确实一般啊,你们警局还好。”

方孟韦说:“食堂不让家属进。”

方孟敖说:“我看崔叔就带孩子去吃。”

方孟韦说:“哥已经长大了。”

方孟敖说:“我可以变小的呀。”

曾可达在一边听不下去了,拼命咳嗽了几声,岔开话题:“说起崔中石,他为你的事特意过来,于情于理,你都该去看看他。”

方孟敖说:“我的什么事?”

方孟韦说:“这里辛苦,爹很关心你,是他让崔叔来看你的。”

方孟敖笑了一笑:“你先来了。”

方孟韦说:“爹他还是……”

方孟敖往嘴里塞满东西,含糊地打断了他:“这个鱼丸好吃。”

方孟韦又给他捞了几个:“阿诚哥做的。”

方孟敖说:“阿诚啊。”

方孟韦说:“嗯。”

火锅咕嘟咕嘟的响,方孟敖看了看脚下连绵不断的雪山,捧着滚烫的盆说:“你说说他。”

方孟韦在冰冷的风雪里微笑了起来。

从哪儿说起呢。

 

 ————————————

卖完萌干点正事。

虽然剧情完全就是胡编的,主要是不能让小方龙真的一直当个软萌的宠物呀。

他也有他的担当。方毛也是。


评论(102)
热度(689)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