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二)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实力宠小方。

枪总名言放前面,要看诚哥宠小方:“喜欢就买,不行就分,谁敢废话,直接打死,好好念书,有事找哥。”

本篇作为会议献礼,特别献给小甜饼革命委员会、热糖水同好会和上海弟控联合会、北平弟控协会首次联谊会,预祝会议圆满成功。

琐碎日常,专门卖萌。

前文:  


二、

 

“明大哥。”在羊肉汤温暖的香气里,方孟韦有点局促地说。

“明楼。”厨房门口站着的人穿一件灰色的居家毛衣,微笑着说,“孟韦吧?”

“明楼哥。”方孟韦也微笑起来。

“大哥,穿上衣服把外面的柿子拿进来一个,”明诚一边盛饭一边说,“孟韦想吃。”

明楼思索着说:“我的厚衣服放哪里了?”

明诚给方孟韦盛好了饭又去盛汤:“门厅挂着呢,灰色的是毛呢大衣,黑的那个是羽绒服。”

黑色显瘦。

明楼于是去门厅找衣服穿,穿好了又问鞋子在哪儿,明诚系着围裙出去了一次又回来,陆续把一桌子都摆满了。

方孟韦注意到他拿了三副碗筷。

又听见外面有人踏着雪,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屋里的热气让窗户上的霜花化作朦胧的一团,窗外的人敲了敲窗子,明诚听见,也走过去敲了几下。

窗外的雪被震落了一些。

天地无言,只有火上的砂锅发出温暖的咕嘟声,雪是悄悄落下的。

“摩斯电码?”方孟韦侧耳听着,睁大眼睛看明诚,“三?”

明诚伸出两个手指:“二。”

方孟韦笑,又说:“阿诚哥,给我找件衣服吧。”

明诚带他去换衣服,给方孟韦穿他有点旧的白衬衣和毛背心,两个人一般瘦,但明诚高些,方孟韦弯下腰去挽裤脚,明诚给他挽另一只。

“拖鞋也是旧的。”明诚说,“这里的东西都是旧的。”

方孟韦说:“真好。”

两人回到厨房兼餐厅,明楼已经用一只不锈钢盆子接满凉水,将冻硬的柿子泡进去了。他用一只冰凉的手揉搓了一下方孟韦的头发,又含笑去看明诚。

“看看,我们兄弟俩谁更高一些。”明诚说。

方孟韦红了眼圈说:“哥哥高。”

明楼又去摸他:“你白。”

方孟韦喝汤的时候想起大哥,大哥也这样说过的。

天底下的哥哥都是一样的。

 

不过天底下的弟弟各有各的不同,明楼左手一个弟弟,右手一个弟弟,捧着汤碗喝得很享受。

萝卜柔软,羊肉鲜香,青菜爽口,虾球更是格外酥脆,他忍不住多吃了几个。

明诚把盘子往方孟韦那边推了推。

方孟韦嘴里塞着萝卜,热气把脸熏出一点薄红:“阿诚哥,是海鲜吗?”

“这湖里的,”明诚指指窗外,“不吃海鲜?”

方孟韦咽下萝卜,把虾球送进嘴里,发出“咔擦”一声。他眼睛睁得更大了一些。

明楼那边也“咔嚓”了一声。

方孟韦有点不好意思:“小时候不敢吃。”

“啊,小时候你是住在海里的。”明诚笑,“明台小时候也不敢吃螃蟹,不过他是看样子害怕。”

方孟韦有点惊讶地抬头。

明楼说:“是,他事最多了。”

方孟韦笑:“我是小时候不敢吃,长大了也就不习惯吃了。”

明楼说:“海鲜很好吃的。”

明诚说:“孟韦说得对,也没什么好吃的。”

明楼给自己又盛了一碗汤。

方孟韦偷偷地笑。

他一边吃饭一边回想小时候在海里的生活,但除了不太敢吃邻居小动物,好像也记不住太多。“阿诚哥,”他想起明诚的童年,咬着筷子尖说,“我带你去海里游泳吧。”

“小时候我跟大哥住,他也会带我下海玩,”明诚说,“不过这里就可以游,冰湖下面其实不冷,阳光好的时候,冰面像是透明的,一直能看到底。”

“明天阳光就很好。”明楼说,“雪霁天晴,阳光都是很好的。”

明诚看他:“大哥不冬眠了?”

明楼说:“可以在湖边烧烤。”

方孟韦的眼睛亮了起来。

明诚立刻说好。

 

晚饭吃到一半才想起酒来,明诚特别网购的桂花米酒,不兑水不放糖,自然发酵,浓醇极了。“我认识店主,”明诚说,“他是个跑山的人,一座山又一座山,他有最好的桂花,最好的糯米,和最好的蘑菇。”

明楼说:“明天吃小鸡炖蘑菇?”

明诚说:“大哥眼尖。”

明楼说:“我帮你拿的快递。”

方孟韦问:“这里还有人送快递啊?”

“没有,”明诚说,“所以我都让大哥去湖的那一边拿过来。”

“明楼哥不是在冬眠吗。”方孟韦说。

明诚说:“是他要吃的呀。”

方孟韦说:“我也想吃。”

“吃,”明诚给他倒酒,“先喝点酒,明天我们吃烧烤,还吃炖蘑菇。”

“甜的,”方孟韦捧着杯子闻了闻,有点犹豫,“可是我一喝酒就难受,一抽烟就咳嗽。”

“这个不辣,”明诚说,“喝一点?”

方孟韦先喝了一点,又喝了一杯,舔舔嘴唇,笑了:“甜的。”

明诚又给他倒。

然而米酒喝多了也醉人,喝到后来,方孟韦的脸整个都红了,他以前是真没喝过酒的。醉了之后他脸上的笑容多了,拉着明诚的手一直叫哥哥,又去拉明楼。

明楼逗他:“怎么不叫我大哥。”

方孟韦皱眉:“大哥知道了,会不高兴。”

明楼说:“他不知道。”

方孟韦于是笑开:“大哥!”

吃到后来,柿子解冻,明诚连忙端过来让他解酒。方孟韦把一整个盆子抱在怀里,看了又看,嘿嘿地笑:“大哥,这个盆子我认识!”

“盆子不都是一样的么,”明诚拿过来看了看,沉默了一会儿,说,“大哥。”

那是他从方孟敖那里把孟韦一路端过来的盆子。

明楼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明诚只好起身去找碗,两只瓷碗,一碗一个柿子。方孟韦还在那边说:“我洗澡了呀,很干净……”话音未落,被一勺子喂进嘴里,唇边一点黄,很快被他伸舌舔去了。

凉而甜,两只柿子一般好吃,明诚跟着方孟韦吃了一点,又跟着大哥吃了小半个,一个喂一个,很快就吃完了。吃饱了就容易困,方孟韦靠在桌边不住点头,明诚也有点懒懒的,他守着一桌盘子碗碟不想动,听大哥接一个电话。

是明台打来的。

声音很大,屋里又静,没开免提也能听见。

“大哥阿诚哥我要冻死啦!”明台咋咋呼呼道,“我陪曼丽在武汉玩,这里下了巨大的雪!我要冻死啦!嘴都张不开啦!明天我带曼丽去找你们好不好!我需要温暖!再也受不了啦!我要过夏天!”

“好,”明楼说,“过来吧。”

明诚看着窗外比“巨大”还大的雪,忍不住笑,他接过电话说:“来吧,带点衣服。”

“放心吧阿诚哥,”明台在那边兴奋地说,“我带了沙滩裤和防晒霜,我们钓鱼游泳呀!”

明诚又笑。

他转头看见方孟韦头快要垂到桌子上,于是微笑着对明台说:“来吧,有个小哥哥要介绍给你认识。”

“小哥哥?”明台说,“哪来的小哥哥?有客人我带点什么好,要不我回上海买点奶油小方吧,大哥不是爱吃?”

“好。”明诚笑着应道。

方孟韦迷迷糊糊地抬头:“哥哥,你们在说什么?”

明楼说:“在说小方。”

明诚放下电话,补充了一句:“奶油的。”

小方嘿嘿地笑了。


——————————————

一顿饭就写一章了……

写起吃饭来没玩没了的我……

睡觉和亲亲要下章了。

由于作者冬眠,今天只来得及写这篇了。严霜是什么,我不知道……


评论(189)
热度(1206)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