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在黑暗中行走——楼诚《方舟》简评

【本篇涉及方舟剧透,没看过的不要点】


谢谢GN用心的评论,顺便表白你的ID,非常带劲~

我特别特别喜欢别人和我讨论剧情,这样会让我觉得,我脑补的人物是真实存在的,我脑补的细节和故事是真实发生过的,就好像小时候坐在墙根底下和小伙伴一起编故事,你一言我一语,一点一点勾勒出从小就脑洞大开的我们【喂

GN特别提出曼春的戏份,让我很惊喜。尤其是第二处“汪处长看不上阿诚看不穿师哥,撞到明楼怀里只得一场兀自惶恐。”说得太好。我喜欢用曼春做道具当线索,因为剧中明楼就是这样做的,我不洗白她,但我希望给她一个精准的侧影,她爱师哥小心翼翼欣喜若狂,她看不透师哥满心惶然惊惧,她也在这惊心动魄的一天的开始就和师哥分手,做回她满手血腥的刽子手,我希望她能干净利落地切进这个故事,让这一天更立体。让曼春让楼诚站在他们该站的位置,就是我对人物最大的尊重和爱。

至于情节的细节,再次感谢GN这么认真的阅读,大概有我个人笔力不足的原因,也有各人理解不同的原因,经常有人跟我说情节不是很清楚。不是说回报长评的最好方法就是另一篇长评么,既然GN提出了很多问题,那我就借这个机会把《方舟》这一天的情节梳理一遍吧。

凌晨四点四十八分,明公馆接到了代表有新电文的电话暗号,阿诚在明楼门上轻轻敲击代表一切如常,他照例去联络点取最新的电文,顺便买早餐回来。以往很多次都是这样的,只是明楼想到阿诚才刚在狩猎计划里受了伤,有些暗戳戳的心疼,于是起床等他。

阿诚哥拿到电文归来,买葱油饼的时候偶遇沈苓,被沈苓在清晨的街道出声问《圣经》的声音吸引到,察觉出不寻常的气息,他迅速反应支走报童进入小巷,但是没来得及救下她,获得信息“方舟”和“他认识”。

先说“方舟”,作为我党领导,阿诚知道方舟是另一条情报传递线路,但是具体什么情报怎样接头,出于单线联系的原因,他和明楼都不知道,当然他们联系组织是有渠道重新获得传递情报的信息的,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再说“他知道”,阿诚分析凶手冲着方舟而来但迅速灭口的原因是认识、看到阿诚,所以才匆忙下手逃走。知道方舟、认识沈苓和阿诚的,必定是党内的叛徒。

阿诚拿走沈苓的随身物品,离开。叛徒没来得及拿走那些东西,于是跟踪阿诚,他希望有证据有功劳铺平投诚的路。

阿诚故意让他跟上,又不能杀他,因为要在和他的接触中推测沈苓最后出现的地点,尽可能地多获知关于任务的信息,接替沈苓送出该送的东西。这也是后来阿诚和他交手,但没有着急杀他的原因。

根据跟踪者暴躁易怒的性格特点、行事风格,以及手脸都包裹住的皮肤病特征,阿诚推测此人是组织内部的李元德,李和沈在北平相识,也具备接近的条件。

再说沈苓的随身物品,写着治疗咳嗽偏方的便条和应该被送出去的一本小册子先不说,五洲药房的收据X1,痒苦乐民针剂是治疗皮肤病的,可能与李相关。而沈苓工作的药房距离五洲很远,所以她一定是因为某种原因去那里的。综合分析的结果,阿诚决定抓住这唯一的线索,去五洲药房。

身后有人跟踪,阿诚作为诱饵,不能惊动他,也不想丢掉他,所以他设计让汪曼春来传话,知会明楼去五洲大楼旁边的汇丰银行,再见机行事。

在汇丰银行,明楼遭遇刺杀。

对叛徒李元德来说,这是个诱发他出手并降低警惕心的机会,他趁乱攻击想控制阿诚抢东西,阿诚卖了破绽,让他以为自己伤重无反抗之力。

对明楼来说,利用刺杀者的尸体,将来自五洲药房的收据和刺杀者联系到一起,得以顺利甩锅到争权夺利的日本人身上。利用李元德的电工身份,把他打成刺杀者的同伙,同伙可能是临时找来的,上位者也未必清楚,这样将来收拾他没有后顾之忧。

对阿诚来说,可以顺势把叛徒引去五洲药房,再根据叛徒的表现,推断方舟的具体情况,然后除掉。

所以阿诚自始至终都是诱饵,他不会在情况摸清之前杀李元德。他所做的一切,包括示弱,都是为了让李元德尽可能多的暴露出更多的信息。

到五洲药房之后,有76号汪曼春的人跟踪他进入诊所,李元德也进入,发阿诚发现两人居然相识,那么李元德掌握的情况很可能76号的人也知道,自己有暴露的风险,于是决定摸清情况,然后两个人都除掉。

第六章中,阿诚与赵飞、李元德正面对抗。从两人谈话和表现中,得出赵飞长期监视五洲大楼(因为五洲公司曾支持抗日,帮助过参加学生运动的学生),赵飞属于投机分子心智不算太坚定(参与过梁仲春的走私行为不是很忠心,求财求升官的心思比较多),李元德在进入五洲的时候找到赵飞当帮手,告知他阿诚是共产党,两人此前有多次合作,李向赵告密学生运动但由于没有抓到人,所以赵不敢轻易报告上级,因为陈亮就是因为无端怀疑明楼狗带的,他们还不想死。阿诚利用他们的心理,开始嘴炮、心理控制和挑拨离间,以及以伤示弱,终于坚持到大哥来,才在两人一惊之下杀了李元德。同时,他判断出沈苓一定要离开五洲药房,是因为接头地点就在这里,也是在这里暴露的。

大哥来了,一边搂住阿诚沉默无声地治伤+心疼,一边玩弄赵飞脆弱的小神经,在言语来往之中,赵飞为了取信于明楼,告知自己知道许鹤,还知道GCD的另一个叛徒,把所有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以后,他就没有告密的风险和活着的必要了。明楼和阿诚假装反目,引赵飞出去,在76号的视线范围内,明楼正当防卫杀了赵飞(参考杀陈亮的情况,别人说不出什么)。

然后楼诚二人在诊所里判断出医生和林老师的立场,尤其是林老师的身份。通过油墨味道、咳嗽偏方和一开始冷静后来爆发之类的蛛丝马迹,最终获得林老师的信任,得到接头人的藏身地点。

楼诚合起来演戏给汪曼春看,阿诚得以离开去接头送情报,明楼继续在这里,明为询问,实则保证医生和林老师的安全,洗清他们的嫌疑,让76号按照他设想的去看待这件事。

然后阿诚回来,送林老师和沈小姐的遗体回家。

到这里暗线人物沈苓的一天就清楚了。前一夜她和丈夫林老师一同印刷抗日宣传材料,早上来五洲药房等待接头,被李元德发现、威胁,知道自己暴露了,抱着向死的心和林老师离别,引着李元德出去。遇到阿诚在路上,故意在清晨无人的街道上问还没开张的书店有没有《圣经》,引起阿诚的注意,拼死留下最后一句话。

嗯终于写完了啊长出一口气!分析复述自己的故事好累好累呜呜呜呜!

总之,一个并不是特别经得起推敲的故事,我尽力把它写得看起来不那么有bug,靠故弄玄虚+叙述和节奏打掩护,大概完成了。

还要谢谢大家额认真分析和喜欢。

其实我都是瞎编的【。





灯下黑:

彼时刚刚入LOF楼诚圈不久,看的大多是楼诚日常谈恋爱、和日本人斗智斗勇、巴黎往事或者阿诚成长史,《方舟》是我接触到的隔山灯火太太的第一篇文,一日任务这么亮眼又引人的主题还是第一次见。表白太太,我爱你笔下珠联璧合的楼诚,也爱他们怀抱荆棘龃龉前行的坚韧。

文笔不够并没有文法,只得平铺直叙想到啥说啥,太太不要嫌弃。

作为一个大写的诚吹,首先我想说,就算是阿诚哥的围巾也帅得让人想要钻进去!故事的开头是出门买大饼的阿诚哥,就算是买大饼也买得很帅呢!看,他还关爱小报童,还获得了我党女特工留下的方舟线索×1。其实本来看第一遍的时候这里我可捉急了,为啥要按剧本演,先把最重要的事交代清楚啊,或者凶手的名字说出来啊!以及,本来第一更结尾卡得特别好,脑洞都要先于理智脑补一番阿诚哥与前准大嫂的狗血撕破脸了,往下一拉居然立刻就是太太剧透阿诚木有事,我直接笑出来了,虽然大抵知道不会有事但是这样自己透自己真的好吗。

接着大哥又开始借花骗佛,从首饰到吃食,阿诚随便买个啥只要是送汪处长的都是大哥一番心意,也不知道汪美人是不是真的从前就喜欢吃葱油饼——师哥送的都是好的——这感觉好像皇后喜欢吃窝窝头一样。幸亏阿诚在上海,如果买的是豆汁,不知道会不会立刻反目成仇……

以及,大哥调戏小女生、调戏汪曼春、调戏阿诚的时候,是截然不同的三种氛围啊。我现在还记得刚开始看伪装者时候突然跳出的明楼的大脸,虽然魔术配上大哥的气质非常撩妹,但我为什么就是止不住想笑……然而他调戏汪处长的时候,我每次都有点尴尬啊,什么“还怕我看你换衣服”啊、“来我房间吃早餐”啊,汪处长到底把师哥放到个什么位置上呢?她难道真的觉得自己能越过明镜和师哥百年好合吗。不能的话,这种调戏怎么能接受……我每次想到这一层都替汪曼春觉得可悲,她虽然爱得奋不顾身,内心却卑躬屈膝而不自知。

我看第二遍的时候才捡到好多细节,然而还是没怎么搞清楚银行的利益关系……比起请君入瓮更高明的是借力打力,大哥在银行五楼遇刺虽然是意外,但在来临的一瞬间就被划成了他们计划中的一环,接下来阿诚顺理成章地设计自己受伤去了五洲药房。

不过在五洲药房和李元德的周旋中,刚开始进诊室那段我有点迷糊,来回理了好半天才搞清是说林老师先把阿诚带进外间,后来朱元德来了,再之后跟着的是76号一个特务。我一开始以为进了药房就跟着阿诚的人就是朱元德——不过这个人应该是只有一个地下党的身份,所以阿诚本以为他和76号的特务并不认识吧?个人以为阿诚在被朱元德追杀的节骨眼突然又被一个76号的特务盯上,怎么会没考虑到是两人联手呢?另外阿诚在离间这两人的时候,76号的特务并不知道李元德行刺过楼诚,那李元德的目的是什么呢?他一边联合日本人行刺76号的顶头上司一边向76号示好是在做什么?

另外太太提到阿诚第一次和李元德交手的时候是故意受伤并放跑他的。他那时候直接杀了李元德不是更省事,既不用二次受伤,也好交代这人是个地下党,来行刺新政府官员未遂被反杀,还免了更多身份暴露的危险……当然这都是我一时的脑洞,智商不是很够,有可能是漏的。

接下来,是我最爱的抱抱!再没有什么比“哪怕是生死存亡之际只要有你在我就可以安睡”更浪漫的事啦!虽然这么说很不严肃,但是这真是生死相依的最佳写照,大哥永远是阿诚最坚实的后盾。嗯,各种意义的。

接着是明楼接盘继续耍猴,可怜76号的炮灰死于知道太多,汪处长看不上阿诚看不穿师哥,撞到明楼怀里只得一场兀自惶恐。

临时任务是成功的,代价却不小。我不知道实际上的特工应该是怎样的,一切的概念都来自于影视小说和历史书,或许还有脑洞的自动美化成分,但我相信当这些无名的英雄走上这条无间道时,他们和与他们相爱的人们心中真正燃烧着民族大义,是昏暝之中茕茕孑立的光辉。

最后再次表白 @隔山灯火 太太,谢谢你描绘出了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精巧故事,让我得以幻想出一丝一毫楼诚的特务日常。比哈特~

评论(28)
热度(118)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