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伪装者][楼诚] 严霜不杀(八)

楼诚北平七日,相关解释见第一章及文后说明。

前文目录


八、

 

隔壁桌离席的时候,明楼招呼娄明海过去,却好像没看见阿诚一样。他自己也下楼去送客,大衣披在肩上,再回来时带进一阵凉意,好像一把小刀,将温暖如春的室内切开了一条口子,露出内里的清明。

阿诚正在吃一碗核桃酪。

明楼过来坐下,见铜锅内的炭火还余一点温红,锅里的汤如同风过池水,泛着一点縠纹。一桌餐具大半是新的,他拣了双筷子往锅里去,阿诚说他:“剩的也吃。”

“平波细流之下,焉知没有蛟蜃出没?”明楼筷子一挑,戳中一块煮到没形的萝卜,往阿诚的酱料里蘸了吃下去,“怎么这么辣?”

“辣椒油放多了。”阿诚笑,“是蛟还是蜃,味道如何?”

“还可以,”明楼点头,“有点像白萝卜。”说完筷子又伸到锅里,找了一块“像豆腐”的吃了。

“这是一锅浑水,又不是山海图画,哪有什么蛟蜃,”阿诚说,“拿绘画来比的话,也该是地狱变相图。”

锅里实在不剩什么东西,炭火也渐熄了,明楼方才没吃饱,捉着筷子正踌躇满志。阿诚叫人加餐,明楼笑着说地狱又怎样,我要吃干炸鬼骨。

“那可没有,早就点了羊肉水饺,等你来了下锅。”阿诚上下打量他几眼,“骨头太硬,有什么可啃的,大哥又不是……”

明楼瞪他:“不是什么?”

“又不是钟馗,”阿诚忍不住笑,“威严是有的,但比钟馗白些,也胖些。”

要整肃家风也得先吃饱,明楼于是吃了一盘饺子,又喝了两碗饺子汤。阿诚也吃了几个,怕烫似的,先用筷子把饺子夹开,一半一半地吃。第二盘饺子还剩三分之一,阿诚说实在吃不下了,明楼看了他一眼说:“歇一歇。”

他们一人捧着一碗汤,在桌边歇息。

过了一会儿,阿诚忽然止不住地笑了起来,他们几时有过这种时候,吃不下就算了,居然还要歇一会儿接着吃。明楼实在无辜,他的意思是歇一歇再往外走,汗落了再去吹风。阿诚笑了一阵,换话题道:“明长官准备给娄明海什么任务?”

明楼也就忘了自证清白,说起正事:“倘若你是娄明海,倘若你我只是周佛海的人,会怎么下手?”

“北平和河南的高官都只能迂回着来,明面上搞好关系,真要内幕消息,他们是不会在饭桌上透露的,”阿诚说,“周佛海说必要时可以采取非常手段,这话对你这个特务委员会副主任说,还能是什么手段?”

明楼拿过阿诚的勺子,在他的核桃酪表面写了一个“周”字。

他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北上的人选,南北伪政权合流,汪精卫自然想把手伸向华北,如果想要尽可能多地了解临时政府的人事、财政乃至华北日军的意图,从特务工作的角度,确实有一条捷径。

临时政府情报处长,周一为。

阿诚把碗推到明楼面前,剩下的半碗都给他吃了。细腻浓稠的甜酪见了底,他问明楼:“不太甜吧?你果然尽可着一个人用。”

不怎么吃甜食的明楼说:“恰到好处。谁让这个人送到眼前了呢。”

一语双关。可惜不是所有的人都像甜点一样细腻温和,周一为的确是送上门来的,他盯着明楼已经很久了。

那就让他继续盯下去吧。

 

出东来顺大门,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东安市场里依旧灯火通明,店铺一间挨着一间,算得上琳琅满目。剧院没散场,卖吃食的摊子还有不少,奶油炸糕闻起来特别香。两人吃多了不急回去,各店里盘桓了一阵,在书铺里见到一本张资平的《脱了轨道的星球》,明楼指给阿诚看。

说要和他一同变成星星的阿诚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他们觉得名字有趣,其实都不知道那书里写了什么,只胡乱猜测了一番。阿诚笑大哥不是不看男女小说吗,明楼说没看过但知道,汉奸总是认识汉奸的嘛。然而汉奸还写过《红海棠》,但市面上是不会有的。

东安市场和外面的王府井大街依然五光十色,热闹非凡,看起来和沦陷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明楼来北平的时候小,其实记不住太多,然而他坚持道:“以前还是比现在热闹。”

现在比以前,自然是不同的。

单是点菜上菜的间隙,阿诚三言两语便已问出东来顺一天要来多少日本人和汉奸,听说大掌柜已经卧病在家,又听说日本人要强行搞合营,跟明抢也差不多了。

上海和北平都是这样的,表面繁华,国将不国,生意也只是勉强支撑,哪里都差不多。

于是他们装作轻松的样子,更仔细地在市场里选择着游逛的路线,通过玻璃和钟表的反光来观察身后的尾巴。他们都喝了酒,阿诚喝了一点,明楼喝得多些,但心里始终是清楚明朗的。

跟着的人身手一般,警惕性也不算太高。他的手放在腰后而不是怀里,看来更习惯使用短棍而不是手枪,眼神凶悍走路的姿势却不太收敛,阿诚反复观察了一阵,可以确定这个便装的人是个警察。

白天在巷子里跟着他们的,也是一样的来头。

明楼看了阿诚一眼,用口型报出一串数字。

阿诚顿时肃然。

那是他们在南京汤山别墅接到军统密令时,跟在密文后面的数字代码。到北平一天一夜,还没有任何可能的协助者出现,情报处和警察局却先行动起来,而情报处长周一为一开始就特别关注明楼。这一切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军统的人可能已经暴露了。

阿诚用手指了指明楼,又指了指自己。

明楼摇头。

他们应该还没有暴露,只是被怀疑。

军统的人在接头之前不会知道明楼他们的身份,他的提前被捕对他们反而是一种保护。阿诚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在中原公司挑棉袜子的时候,轻描淡写地说:“羊汤还是不好喝,明天再去吃碗馄饨吧。”

事实上他方才连喝了两碗羊汤,中午的馄饨却一个没吃着。

明楼装模作样地点头。他们心里都明白,中午可能不知不觉撞到军统的联络点去了。只是因为对方没有掌握任何关键性的证据,蹲守监视大约只是日常例行的守株待兔,所以容易脱困。

沦陷以后物价飞涨,北平市面上三元一袋之白面,今涨至七倍,肉有行无市,有钱都买不着,那样偏僻的一个小馄饨铺还能开下去,鲜肉馄饨才售五分一碗,实在有些奇怪。

明楼和阿诚也是看了东来顺的菜单,才突然意识到这一点。

或许是因为汉奸和警察是不愁吃穿的,他们不知道生计已艰难到什么地步,又或许是因为五分一碗是曾经的暗号,只待熟客。

原来的馄饨铺和里面的人,已经消失在距离日军司令部不远的胡同里,再无踪迹。

阿诚想象着他们会是什么样的人,也许有个黎叔一样的长者负责算账,有一个曼丽似的小姑娘负责招呼客人,后厨的师傅可能长得像郭骑云,也可能长得像林参谋。

当然,他们也可能谁都不像,完全就是一群陌生人。

那条胡同阳光很好,不出任务的时候,适合捧着一碗馄饨汤,靠着墙根晒太阳。

 

娄明海在东安市场门口等着。

明楼说要找他谈谈,所以他送完客后没有走。他设想了很多种可能,明楼也许会让他去刺探陈静斋的下处,也许会让他潜到政府里找情报,也许要他接触其他的政府官员或他们的家人。如果他接到这样的任务,一定会小心配合,这样一方面可以了解明楼和他背后的周佛海到底想要什么,向自己的主子交差,另一方面可以取得明楼的信任,方便他拿到更重要的东西。

这是他原本的想法。

从一开始,娄明海就知道箱子里是什么东西。那里面的东西可大可小,直到陈则民找到松井真人之前,他都只是静观其变。

不,确切地说,是松井真人找到了陈则民。

直到陈则民离开酒店,箱子都没有丢。

松井是直接派了兵到饭店来接人的,一路上严密护送,根本无从下手,箱子进入司令部就等于进入华北方面军,这是华中方面的日军不希望看到的,涉及到松井石根所掌握的一些重要信息,虽然谈不上十分紧急,但却非常微妙。

微妙到不能放在明面上。

所以他只能利用明楼,假造袖扣和脚印的证据,将明楼和明诚扯进来,他要让人知道,明楼是不干净的,要让松井石根、陈则民和他们相互误会,制造混乱,这样他才能伺机找到突破口。

结果松井石根带着陈则民来找明诚的时候,说箱子真的丢了。

是谁拿走了箱子?

娄明海现在非常茫然,他确定明楼应该不知道箱子的事,这是一条来自上层的机密,他们不可能知道。而明诚从司令部出来,脸白得不似人色,应该也不是装的,松井如此生气到要向新政府的人动手,看来箱子是真的丢了。

难道是白天的那些警察?

他想到自己陷进警察的包围,好不容易才用日本人的身份脱身,莫名起了一股焦躁的情绪,跟着明楼的那一个也就罢了,那里怎么会突然多出那么多警察?

真的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吗?

娄明海脑子里乱成一团,思索了半天都想不出结果,好不容易等到明楼出来,阿诚捧着一包柿子,顺手给了他一个道:“有尾巴,明先生让你去处理一下。”

这就是任务了……娄明海点了点头,继续有点茫然地迎了上去,而明楼和阿诚在他身后越走越远,留下他暴露在警察的视野里。

怀疑娄明海的人会越来越多的,明楼乐见其成。

 

回到酒店之后,明楼先去洗澡,出来时阿诚正轻巧地关上房门。

明楼问他:“得手了?”

阿诚说:“放心,没人看见。”

明楼赞许地点了点头。

“宴会厅门口到提供食物的餐台一共有四重防线,宾客也多是带着枪的,”阿诚说,“有身手的人也不少。”

明楼于是补上一句夸奖:“干得漂亮。”

阿诚笑得眼睛一弯,从兜里掏出一把镀金的勺子。

明楼说:“怎么只有一把?”

阿诚说:“两把目标太大,兜里也塞不下。”

明楼只好道:“一把就一把吧。”

阿诚去洗了手,两个人头挨头凑在一起,撕开了金红饱满的柿子的表皮,一勺挖了进去。卧室外面的窗台上,一溜整整齐齐地摆了十二个大小不一的柿子,小灯笼一样,好看极了。

他们还要在北平待六天,但愿风别太大,把外面的柿子吹下去了。

只别刮风,下雪也好,冻上了会更好吃。


——————————————————

箱子是松井和陈假装丢了,其实还在酒店里。

别的以后再说啦,看不懂没关系,反正都是我瞎编的。

张资平的《红海棠》有兴趣的可以百度。

话说……第八章,他们真的在北平才过完一天……啊……


以及,收拾东西发现以前疯狂买买买的时候攒了两箱子明信片,得消耗一下了。不介意被我知道的地址的可以私信我,我给你们寄明信片。二次元的少,大多是外出买的旅游纪念明信片和大路货的淘宝片,不介意的来吧~


评论(127)
热度(516)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