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伪装者][楼诚] 方舟 (六)你们要的血染的风采~

楼诚一日,不算长篇,只写了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我争取尽快写完。

时间是杀南田之后第二天,泰山百货杀李秘书那天之后。

我还是最爱写出任务啦,各种争分夺秒杀人放火送情报,任务细节百写不厌~


前文:                  



六、

 

新来的那个人一言不发。

屋子里很安静,只剩下里间医生和老太太说话的声音,林老师例行公事地问完,到靠墙的架子上翻找着什么,偶尔咳嗽两声。

阿诚依然闭着眼睛,额角有汗。

李元德将手轻轻插进了兜里。

“林老师!”里间医生叫,“带陈老太太去拿药。”

林老师依言进去,把一步三摇的老太太扶出来,开门出去了。医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叫:“下一个。”

两个等候的病人都在凝滞的气氛里有些坐立不安,一个进去了,另一个也焦急地搓了搓手。好在两人一个痔疮一个崴脚,看得都很快,医生三言两语地把他们打发出去,又叫下一个。

阿诚将大衣放在长椅上,掀开门帘,走了进去。戴着口罩的医生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指指他的西装外套。阿诚将扣子一粒一粒解开,伸手进去,把内袋的枪掏出来,放在桌上。

医生露在口罩外面的眼睛眯了起来,什么也没说。

脱西装的时候,阿诚还是忍不住咬了一下嘴唇。医生看见他血迹斑斑的白衬衣,站起身来,用手指不轻不重地戳了戳衣料上的破口,打量着里面被割破的绷带,冷哼一声。

放下衣服,阿诚将手重新按回到枪上。

“枪我没见过,”医生毫不客气地将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一些,“但枪伤我见得多了,吓唬谁呢,把你的东西收起来!”

阿诚疼得支着桌子晃了晃。

身后传来气流的微小改变,门帘被掀了起来,李元德进来,直愣愣地站在他身后,手仍旧插在兜里,眼睛先是盯住桌上的枪,又去看阿诚血色层叠的肩膀。被割破的衬衫前后都有一块很大的血晕,新添的刀伤横在边上,不深却极长,样子十分狰狞。

屋里很冷,只穿衬衫的阿诚轻轻抖了一下。

一把刀顶在了他的腰后。

“别动。”

与此同时,外间传来“咔嗒”一声,有人把诊所的门从里面锁死了。

 

李元德喊着“举起手来”,但阿诚左臂抬不起来,举起了右手。

身后的人一手持刀,逼着他靠墙而立,另一手在他身上摸了几遍,什么都没搜出来。七十六号的那个人锁了门进来,用枪抵住医生的脑袋,指了指床边的墙角。医生走过去蹲下,大概是觉得没什么威胁,那人在他身上踹了一脚之后,回到了桌子旁边。

“可能在衣服里,”李元德扭头冲他说,“搜。”

那人听见他命令式的语气,有点不满意地哼了一声,但没说话。他捡起阿诚的西装上衣,把每个兜都掏了一遍,除了钢笔打火机钱包之类,只掏出一张纸。纸上记着些乱七八糟的食物药材,他看不明白,随手扔了,又举枪去逼问阿诚。

那人的枪抵在后脑,而李元德也发狠道:“明诚先生,我这可是刀子。”

阿诚十分想回他一句我知道,难道还是烧火棍不成,可是刀子忽然入肉半寸,他咬了咬牙,没说出话来。

七十六号的那人终于开口:“想不到明长官身边的红人居然是共产党,明诚先生可真是深藏不露。”他的语气比李元德沉稳一些,显得更有耐心,然而枪口始终没有耐心地戳着阿诚的后脑,阿诚只好喘了一下,说:“别冲动。”

说完他似乎有些站不住,李元德忍不住把刀子又往前递了一下,阿诚忽然向前栽倒,顺着墙滑了下来,刀没刺中,李元德悻悻地收手,七十六号的人看着跪倒在地上的人,也收了枪道:“别把他弄死了。”

阿诚抵着墙喘息了片刻,挣扎着转身,坐了起来,他肩膀上血色更甚,脸也白得厉害,那两人彻底放下戒心,七十六号那人甚至还拉过医生的椅子,在阿诚跟前坐了下来。

“说吧,情报在哪里?”他问,“要送到哪儿?送给谁?”

阿诚抬眼看他:“什么情报?”

李元德插言道:“别装傻,早上沈苓给你的那份情报!”

阿诚转头看了他一眼,问:“谁是沈苓?”

“什么情报,明诚先生心里很清楚,不想开口的话,是想让我把你交到汪处长手上吗?”七十六号的人笑了一下,“她一定有办法让你说实话,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

“是吗,”阿诚的目光越过他看向床边的某个地方,“那你为什么不现在就把我交给她呢?”

那人眼光一凝,跟随着阿诚的目光转过头去,他看到了一部电话。

只要一个电话,汪处长就会带人赶来,只需要一个电话……然而他真的在犹豫,阿诚在此时轻声说道:“因为你自己也不相信他。”

李元德愣了一下,反应了一会儿才发现是在说自己,而阿诚继续问着七十六号的那个人:“告诉我,你为什么相信他?”

他的声音很低,喉咙也有些嘶哑,但房间里无比安静,足够听清楚他吐出的每一个字。那人在李元德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中听见他一字一句缓缓说道:“他说我是共产党……有什么证据?”

“别废话!”李元德有些气急,“沈苓一定是把东西交给了你,要不是你,我早就拿到了!她死前最后一个见到的人明明是你!”

阿诚又问:“沈苓是谁?”

“沈苓是你的同志,我也是,”李元德咬牙道,“我们开会的时候明明见过,你不要抵赖了!”

阿诚却只是问:“你是谁?”

“别装了,”七十六号的人冷笑,“我相不相信他是我的事,问题是现在我不相信你,你再不说实话,我可真的要报告汪处长了。”

“实话就是,”阿诚靠着墙,干裂的唇边牵出一个浅笑,“我不认识什么沈苓,也不认识这个人。”

七十六号的人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阿诚道:“你又凭什么相信他?”

话题又绕了回来。

“别跟他废话!”李元德等得不耐烦,挥着刀子又要近前,却被七十六号那人喝了一声“闭嘴”,他的手僵在空中,有些不可置信地问:“你真的不相信我?”

阿诚说:“他为什么要相信你?”

李元德简直要疯了。

“这个人又有哪里值得相信?”阿诚右手抬起,指着他对七十六号那人说:“你若是打电话给汪处长,她一定会告诉你,一个小时前在汇丰银行发生了一起抗日分子针对明楼长官的暗杀,一人已经被明长官击毙,另一个人逃了出来。在现场找到一张五洲药房的收据,他和他的同伙显然最近来过这里,或者……常常来这里。痒苦乐民注射液,你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吗?”

话音刚落,他忽然挺身向前,奋力扯下了李元德蒙面的布巾!

满脸红疹的李元德震惊之下居然后退了一步,而七十六号的人已经目光灼灼地转向了他:“那是你常用的药,对吧?”

“有人行刺不成,逃到这里又撞上了我,”阿诚提高了声音,“这个人就是你!”

“谁说是我!”李元德急了,“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阿诚又往前了一点,“你怕被我认出来才会反咬一口。我身上根本没有什么情报,你只是想杀了我,杀了我之后,你还想杀谁?”

七十六号的人忍不住盯上李元德手上的刀子。

刀尖上粘着阿诚的血。

“如果只是想要情报,你为什么急着要捅我一刀?”阿诚字字逼人,“如果你是共产党而我也是,你又为什么不早说?”

七十六号的人彻底愣住了,他被人戳中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我猜你们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对吗?”阿诚观察着他的面色,“我是共产党这么大的事……他为什么今天才说?”

那人死死地盯着李元德,后者明显慌了:“你不要相信他的鬼话!我怎么没有说,前两次学生运动不是我给你提供的消息吗?这次也是我告诉你沈苓认出了你是七十六号的人,你不能再在五洲大楼潜伏下去了!也是我告诉你她收到了电报要送出方舟,方舟就是她给明诚的情报!不是我跟住明诚,他早就逃了!不是我给你传信,这次你能及时从赶过来,能抓住他吗?”

李元德气急败坏,那人却只是看着他,似是在思考他的话中有几分真实,他甚至重新拿起了枪,手游移在面前两人中间,让李元德后背起了一层战栗。

而阿诚轻微地吐出一口气,不动声色地向后靠了一下,让墙壁支撑住他的身体。

他已经明白了。

早上沈苓遭到杀害的地方,并不是接头的地点,而这里的确是她最后出现的地方,那之后,她就被叛徒盯上了。

她不会在明知已经暴露的情况下还坚持接头……她不是去接头的,更不是要逃走,她是要把人引出去。而之所以一定要把人从五洲大楼引开,一定不能让特务和叛徒继续待在楼里,恐怕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要见的人已经赶到了这里!

五洲大楼,就是接头的地点。

阿诚要找的人不在别处,就在这里!

 

在李元德几乎要崩溃的时候,有人敲门。

刚开始只是零星敲了几下,门始终不开,他才急促而持久地敲了下去。过了一会儿,见无人应声,那人大声拍着门道:“朱医师!朱医师你在里面吗?”

是林老师回来了。

屋里的人谁都没有动。

七十六号的人重又把枪对准阿诚,威胁他不要说话。而阿诚从他第一次举枪开始就注意到的金表再一次出现在眼前,上海这东西非常稀缺,它们无一例外都来自梁仲春藏在吴淞口的货船。

阿诚当然见过。

这个人是汪曼春的人,却不是特别忠心的那一种,而李元德说到他曾告密的那两次学生运动,阿诚都知道结果,组织者斗争经验丰富,两次都是及时撤退,没有人被抓到。李元德没有证据,这个人也没有证据。

没有任何功劳和筹码,李元德不敢投诚,不敢亮出全部的底牌,而对于一个不怎么忠心的人来说,犯不上冒没有证据的危险。所以阿诚在七十六号那人耳边轻声补了一句:“你知道陈亮是什么死的吗?”

那人浑身一震。

门外林老师的声音不知何时不见了,可是过了片刻,几个人清楚地听到他又说:“明楼长官是吧,是有个带伤的人过来,您稍等一下,他们应该还在里面。”

那人的眼中居然现出了恐惧的神色。而阿诚在此时纵身而起,一直看似无法抬起来的左手攥着什么东西,狠狠地刺进了李元德的咽喉,大量的血喷溅在他身上,而他一击得手,飞速地向外间掠去。

被刺中的人垂死挣扎,喉管中的异物随着鲜血喷涌掉落出来,那是半截削好的铅笔。

阿诚一直将它攥在手里。

门锁打开,明楼见半身染血的阿诚站在那里,只轻轻叫了一声“大哥”,就无声无息地歪倒在他肩上。

 

——————————————

爆字数啦。

阿诚会最大程度地保存体力,所以直到飞起杀人之前,他的疼痛虚弱大半都是装的,他还有一战之力。之所以这样也是因为突然遇到76号的人,他知道没法一下子对付两个,就算对付了一个,另一个很可能跑掉或者有时间报信,所以他只能示弱,打心理战。

这篇我特别特别想展现阿诚的敏锐和观察力,原剧他发现小少爷被毒蜂带走那一段简直帅到飞起。

最后明长官赶来,晕的是晕了,爱的抱抱我还没写出来……还没完呦,下章明长官和阿诚一起演戏扫尾,暂时不到休息的时候。

今天心情不好,写文治愈,求顺毛。



评论(75)
热度(652)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