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纸短情长,我的故事都是关于你呀~

以前放暑假时和爷爷奶奶住在老房子里,仗着没人管在书房聊天偷菜到凌晨三四点,然后穿过安静极了的院子,在银灰色的天光中悄悄摸回房间,再醒来就是太阳高照,爷爷奶奶已经在院子里浇花了。
看到我出门,奶奶会笑着说:“脑袋都睡扁乎了。”
就好像在昨天一样。
奶奶去世后,拜托村里的一位老人去看房子,过了些年他也回家养老了,又过了一些年,连爸爸也不能偶尔回去看看了,他今年要陪妈妈治病,只剩下我了。
前两天爸爸和我说,记得带几个人去把李子摘了。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枪枪。
最想带着回家的永远是她,也从未有一个人这样走进我的生命里。我其实骨子里冷淡而偏激,会用很多别扭的条框去judge很多人和事,然后永远保持着幼稚的不屑和距离感,并且常常犹豫反复。但枪枪总是热情坚韧,聪敏强大,目标明确,又那么柔软和爱照顾人。我长到快三十岁才在她和老师们的身上体会到被照顾的感觉,其实你们灯以前也不是这么会撒娇的呀~
这些爱,理解与陪伴,父母不能给我,先生也不能。这半年来我经历了许多悲欣杂糅的时刻,做出一部分妥协,也得到了扶持和责任。但是软软的会撒娇的灯属于你,也只属于你们。
所以我们要长长久久地约会,防止我被世界改变。我愿像你一样努力生活,磨炼才干,保持天真。愿花常开,人常在,梦想不远,知己不负。
所以周五一起去睡口罩呀!!

少女与枪:


今天,我最喜欢,最宝贝的灯灯结婚啦!


虽然呢,我并没有在现场,看她穿着白纱,帮她挽起长发,但她肯定是最美最温柔的新娘子,没有那个之一。
2年前,我和灯第一次见,在一个(如今修改释义后)七月流火的下午,北京城干燥炎热,她穿着连衣裙满头大汗的赶来,说自己找停车位花了太久。
那时候我才16岁(嗯。稀里糊涂的跟着小甜饼吃饭,像个普通的游客一般用腿丈量着二环以里的标志建筑,举着手机拍照打卡,晚上还要抱着香香软软的灯灯睡觉。
那时候,我从未想过这个几面之缘的城市会成为我生命中另一个栖息之所。
灯跟我说,你要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你来了我们都会帮你的。
所以,在刚刚成为北漂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借宿在灯灯家里。每天和她一起早起上班,在暴晒的日光下辗转面试,在晚高峰到来之前等在她办公室的楼下。灯是个温柔又安静点的人,开车时候老是我絮絮叨叨的说今天的不顺利,她有着长长软软的头发,希望穿轻丝薄纱的裙子,喝茶读书,和我比起来像是另一个宇宙的人。
微博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有的基友,当我们脱去脆皮鸭同好这层关系之后,她的学历和层次让我连搭话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每天都要感谢脆皮鸭!!
很多时候,我们一起吃饭,聊天,吐槽,睡觉,大声的辱骂领导,手拉手走过深夜的小巷,极少的时候我们也为了乱七八糟,毫无意义的事情辩论、争吵,然后迅速的忘记这些……像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有烦恼,有困境,但也在努力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我和灯手拉手的,去过寒冷的江南和潮热的东北;在南方的海边听过浪涛滚滚,也在茫茫的草原看过繁星银河。世界那么大,时间那么久,还有很多地方想和她一起走过,路边摊的烤串,分她一半我一半。
这样好的一个灯,让我希望她能是被世界偏爱着的。
今天,是我最宝贝的灯结婚的日子。
以后,会有另一个人像我一样去喜爱她,关心她,疼惜她了。
这位幸运的男士请你谨言慎行,少女is watching you!

最后,祝最好的灯新婚快乐,平安顺遂;
愿你有毫无来由的,懒洋洋的幸福。
@隔山灯火 爱你~

评论(124)
热度(392)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