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整理照片,发现上次在后记里有的话还没讲完。

曾经带枪枪去过我家老屋一次。

庭中绿荫,檐上青草,每一样都显示出时间的痕迹,让人想起往事与故人,所以每一次推开门我都会失语。

转头一看,枪枪也有些动容。

我问她,你怎么了。

她说,想象着小小的你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就有点……

我当时就非常想哭。我带过一些自己和父亲的朋友回去,有人说房子很漂亮,有人感慨维修不易,有人羡慕隐居之所,有人说空着可惜,但只有枪枪会因为“我”而感慨,会想着我的过往,我与这座房子的联系。

上周日和口罩枪枪吃饭,口罩老师说:“原来我们都认识三年了。”我翻开私信告诉她没有三年,但也快了。

我总觉得严霜的番外是这三年我最想写的东西,因为想写下如春雨秋霜一样的平常而又永难忘记的岁月,和在岁月里闪光的一段一段记忆。感谢楼诚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也感谢这些金子一样的朋友。

希望口罩、枪枪、77老师永远平安顺遂,我永远爱你们。



评论(21)
热度(225)
  1. 阿阿lei隔山灯火 转载了此图片
    星星点点的收获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