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现代AU][楼诚] 逾墙记

文献工作者AU,设定见正文→【金石其心】【芝兰其室】【岁月其滔】【人生其中

同系列小段子一大堆戳→总目录

接上篇。

 @九秋 点的正经的夜宿禅房(没有秉烛的)夜谈。

特别献给 @兔子还是叶子 


逾墙记、

 

隔壁房间的两个打水,拿盆,洗漱,铺床,折腾了一阵睡下。当然主要是王天风的动静,明台很安静,就是连哈欠里都透着不情愿。

他宁愿回宾馆,忍受郭骑云睡前跟女朋友腻腻歪歪打电话好吗!

翻来覆去一阵子,到底是满山乱跑太累,很快就睡熟了。隔墙是真的薄,明诚都听见弟弟在那边打呼噜了。

起来喝水时,明楼也坐起来了。

“夜里喝什么茶?”明楼说他,“真不要睡了。”

“口干得很,”明诚低声说,“大姐上次从四川带回来的茉莉,不是茶,单是花。”

保温杯拿过来,果然满是幽香,明楼就着喝了一口,鼻子尖被水蒸气熏得微微湿润。明诚也喝,又顺便吻了他一下。

白日无事,至晚又在床上待了不少时光,倒真不困。两个人抱着被子靠在墙上,脚抵着脚。“看书吗?”明诚说。

“没带书。”明楼答,“说个故事倒是行的。”

“不听你扯了。”明诚踹了他一下。

明楼就笑。

“你听明台的呼噜,”他说,“开始拐弯了。”

 

厮磨过了,又觉得未宿在禅房里有些遗憾。

现在已是赏月佳时,秋声正浓,山寺古建到底比农家的水泥房子轩朗得多,在屋檐下站一站也是好的。江南此时正是苍绿一片,若往北边走,又是不同景色了。

想起那年在洛阳看石窟,宿在旁边的香山寺里,也是八月节气,西风已扑了一窗。

明诚才上大学,年轻觉少,两个人也是靠着看书谈天。

说白天看的碑,说造像记,又说起学校里的事,后半夜关了灯,明楼笑着说了一句:“该带蜡烛来。”

“严禁明火好吗!”明诚说。

然而月光一点点沁上墙壁,也比什么样的烛火都好看。

渐渐的,月亮就到明诚身上去了。

明楼想起一句诗。

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

“走啊,出去看月亮!”那时明诚忽然翻身起来,目光灼灼,“北边的矮墙一翻就出去了,我们到后山去!”

明楼被他从被窝里挖出来,看他趿着鞋立在地下穿衣服。

银色的月华在锁骨上闪了一下。

然后他们就一起出门,都到月亮里去了。


——————————————

所以月亮怎么能分给王天风看呢!!

评论(32)
热度(313)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