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现代AU][楼诚] 隔墙记

文献工作者AU,设定见正文→【金石其心】【芝兰其室】【岁月其滔】【人生其中

同系列小段子一大堆戳→总目录

 @九秋 点的夜宿和 @青卿 点的古籍中的黄段子梗。

虽然根本也没好好夜谈,并且觉得在禅房荒唐不太好,所以改成民宿了。


隔墙记、

 

 

离中秋放假还有两天,会开完了,左右无事,明楼和明诚跑去山里看庙。才吃完一碗素面,王天风带着明台打山下爬上来了。

明楼就打消了再要一碗的念头。

“你们不是回上海了吗?”他问。

“你们怎么还不出去溜达?”王天风回,“吃完了让地方!”

“你来晚了!”明楼说,“没面了!”

门帘一动,庙里的师傅端着一盆刚煮好的面条出来了。

明楼看了一眼,拉着明诚走了。

“他们没有酱萝卜。”他满意地说。

王天风面无表情地掏出一个雪菜笋丝罐头,倒出来分给明台一半。

明台决定叛变二十分钟。

虽然罐头也是大哥买的吧,但王老师就是有本事从宾馆里翻出来呀!

“他们也没有山葡萄。”明诚微笑。

他带明楼去看自己发现的葡萄藤,倚着山壁长,藤弯弯的。带白霜的最甜,微微变黄的有酒味,还有一种酸的香味极浓,适宜酿酒。

就是结的果子太少了。

等王天风吃饱了牵着明台出来遛弯时,什么都没捡着。

唯有秋月清辉,如银如水。

这样好的月亮也只能分给王天风看看了。

 

“不亏,”明诚说,“你弟弟也看着了。”

明楼做出一个“这也罢了”的表情,翻过身来,从背后搂住了他。

庙太小,没地方借宿,他们住在附近农家的西厢,中间砌了一道墙,分成两个房间,明台只好跟王天风睡了。

不过他们赏月还没回来呢。

虽然明台一点也不想跟王老师赏月,但他更不想跟王老师睡觉啊!

“想起一则故事。”明楼轻声说。

“嗯?”明诚疑惑道。

“白天不是见了一个《癸辛杂识》的明刻本?”明楼慢悠悠道,“想起周密记载了方回媚贾、降元、贪淫、放肆等诸般人品卑下之事。”

“四库馆臣以人品心术论,”明诚道,“周密以移民气节见称,方回当然……”

明楼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是说这个。”

“书中说方回每夕与小婢好合,不避左右。”他笑,“一夕痛合,床脚摇拽有声,遂撼落壁土。适邻居有北客病卧壁下,遂为土所压。这邻人也太倒霉了些。”

明诚脸上发热:“记私事如历历在目,怪不得后人争论。”

“晚上王天风就睡在墙那边,”明楼贴着明诚的耳朵道,“我怕压死他。”

 

王天风夜归,明台叫了四十多声才把门叫开。

好在地僻人稀,人还没有蛤蟆叫得响,没打扰到谁。

“睡着了。”明诚披衣出来,手上一道红痕。

着急起来,磕墙上了。

“我看看,”明台问,“痛吗?”

明诚不说话了。

“阿诚哥?”明台问。

痛还是不痛……这个问题真是,很难回答。

反正四库馆臣说得真对,“其说荒唐,殆不足辨”!

没必要给那种人翻案了!


——————————————————

原文:

(方回)既而复得一小婢曰半细,曲意奉之。每出至亲友间,必以荷叶包饮食、肴核于袖中,归而遗之。一日遇客于途,正揖间,荷包坠地,视之乃半鸭耳。路人无不大笑,而方略不为耻。每夕与小婢好合,不避左右。一夕痛合,床脚摇拽有声,遂撼落壁土。适邻居有北客病卧壁下,遂为土所压。次日诉于官,方为追逮到官,朋友间遂为劝和,始免。未几,此婢满,求归母家,拳拳不忍舍,以善价取之以归。

一说黄段子我就想起这个了,虽然没什么细节,但是“痛合”这个形容,真是不忍直视……这种痛不是那种痛,真是生动,啧啧。

《四库丛书总目提要》中评价方回的人品和学识时,皆以周密的记载为依据,认为其人品卑污,但也客观公正地评价了他学问,不以人废文。后人的争论各有依据,不细说了。反正就是一个故事吧,本自见闻,又关乎善恶人心所以有很多因素影响,也蛮值得关注的。所以楼诚真的是在认真谈学问呢【

评论(49)
热度(373)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