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如此夜 VI 2

几笔就是一个口罩,不,一个人物。

太可爱了,这样鲜活、坦荡、深沉又(第一段没有但第二段已经)互相爱着的他们!

末尾阿诚哥先去亲了亲明楼的头发那里,天啊!天啊!!!

mockmockmock:

*

看着明诚狼吞虎咽的样子,明楼这才想起来,应该出去吃的。

可明诚并不在意这个,他揪下一大块法棍——那是明楼五分钟前专门下楼给他买回来的,一剖为二,接着用餐刀挖了新鲜的软奶酪,仔细地涂了很厚的一层,最后,他不忘在奶酪上加了点芥末,狠狠咬下一口后,才在明楼颇有点目瞪口呆的神色中满足地叹息了一声:“我饿了一路了。”

“为什么不吃东西?”

“在捷克碰到大雪,火车被迫停了半天,东西都吃完了。我没法郎。”明诚在说话的间隙见缝插针地又咬了一口他手上这个简陋的自制三明治,“而且家里连颗鸡蛋都没有……也没有钱!明台藏零花钱的地方我都翻过了,连个生丁都找不到。他怎么能把钱都带去学校?”

这个忿忿然的指控让明楼有点想笑,他把水杯推到明诚手边:“你少吃一点,稍微垫垫,我带你出去吃。”

明诚鼓着腮帮摇头,含糊地表达着不同意见:“……吃完这个差不多饱了。你要一点吗?”

明楼也摇头:“我下午在办公室喝了茶。想吃东西还不简单,赊账就是了。”

明诚这才终于从食物里分出目光。他咽下面包,笑容里忽然浮现出了一点羞涩的意味:“可是我太久没看见你们了。我想等你们回家。”

说完这句话,他立刻急急垂下眼,专注他眼前的食物去了。

沉默了片刻,明楼没有接话——这是他们重逢后第一次谈及分别,而他们都有意识地避开这个话题。

可是不管谈还是不谈,时间是公正的,她注定改变一切,不然世人也不会以各色语气说出“你一点都没变”。

明诚就变了。

明楼已经观察过了他:他瘦了些,更结实了,白了点,发型有点滑稽,和巴黎这个城市简直格格不入。脸部的线条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改变了他的神态。明楼并不大愿意用诸如“沉毅”、“果决”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明诚,但不管怎么说,他发现以前时不时徘徊于明诚身侧的“恐惧”再不见了。

可明楼并不能确定这对明诚而言是否是一件好事。

明诚也变得更为敏锐。

察觉到自己正在被兄长观察时,明诚的动作会有一个微妙的停顿。这大概是条件反射,也是告知明楼,“我都知道”,所以明楼也就收起了这份审视,他托腮看着明诚,调侃地说:“阿诚,我觉得你这一年进步很大。”

“为什么这么说?”

“家里换过锁了。”

闻言,明诚眼波一闪,不忘对明楼露齿一笑,神态堪称无辜:“我觉得新锁应该防不住王天风。”

“锁嘛,本来也就是个意思。”明楼心想这可真是出息了,面上却不动声色,既不批评也不夸赞,“怎么不提早递个消息?”

“惊喜不好吗?”明诚伸了个懒腰,身子往后一仰,椅子划出一个很夸张的角度,却还能保持着平衡,“而且我是回家啊。”

说完这一句话,他又坐正了,姿势端正得仿佛一个刚进学堂的小学生。他望进明楼的眼睛里,还是带着一点羞涩的神情,又很严肃——前者大概是迟到的近乡情怯,后者则是还没从纪律的约束中缓过神来——声音也很低:“大哥,我回来了,再不走了。”

*

有那么一两秒,明楼并不清楚自己究竟身在何方。

他按了按额角,渐渐地听清了窗外传来的声音,哦,下雨了。

他又回忆了片刻是否关了窗,略一侧身,手就碰到了枕边人的头发。

“……嗯?”

明诚的声音及时地响起。

明楼有点懊悔自己吵醒了他,让开一点距离:“没什么,你睡你的。”

明诚的声音里带着初醒的黏意:“外头在下雨。”

“你关了窗子没有?”

“就没开窗。”说话的同时明诚朝明楼靠过来,他的手挽住明楼的胳膊,额头蹭了蹭明楼的肩膀,“别担心,睡觉吧。”

明楼依言闭起眼睛。最近他的睡眠越来越少,仿佛整个人不需要任何睡眠,像今天这样醒来之后,他几乎不再可能睡着。可明诚还能睡,于是他就想,也许自己该换一张床睡。

他也知道明诚没那么快睡着,就同明诚打商量:“阿诚,我换一张床。”

“那你今晚肯定不睡了。”

明楼微笑了一下:“讲道理,一个人能睡着比两个都睡不好还是更好点吧。而且我已经睡不着了,又要装睡,那不是更难受。”

话音刚落,明诚放开了缠住明楼胳膊的手:“那还是我换吧。你比我认床多了。”

他坐了起来,在黑暗中摸索衣服,明楼为他开了灯,不过这时候明诚已经摸到了衬衣。台灯的光线中,明诚的脊背在白衬衣下如同缓缓起伏的沙丘,又随着他的动作迅速地隐入了阴影深处。

明诚大概是想着尽快地替明楼关灯,只大致披上了衬衣,就扭过身,先去亲了亲明楼的头发。没想到两个人的手几乎是同时触到台灯的开关,这让他们都飞快地笑了起来,然后明诚放开手:“至少闭着眼睛养养神。”

明楼听出他语气中的恳求,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我做了个梦。所以才醒了。”

明诚沉默了片刻:“不是噩梦就好。”

明楼一笑,他抓住明诚的手:“恰恰相反。你躺在我身边,我告诉你。”


TBC

评论(1)
热度(679)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