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如此夜 VI

我的!我的!
只有我!知道这个掀开的盒子里会有什么,诸君不要太期待呦呵呵呵呵(。ӧ◡ӧ。)
“热烈”一个词就把我拉进去了!他们太可爱了!大哭!!

mockmockmock:

*离成年还很远的灯灯生日快乐啊!


*旅途中手机现码的,格式大家先将就一下吧。






很多年以后,当明楼回忆起巴黎时,他偶尔会觉得那是另一个上海。反而当他还在巴黎时,从不会这么想。




不过,巴黎的冬天和上海太像了,总是那么多雨,雪是吝啬的。




好在明楼也并不怎么喜欢雪,巴黎的雪夜尤其——这是所有记忆太好的人需要支付的代价之一。




天阴下来的时候,明楼正在办公室里回信。秘书给他送下个学期的课程表,还体贴地附赠一杯新鲜的咖啡。




一直深受各位女秘书偏爱的明老师回赠以小甜饼干。受到款待的克莱蒙女士便问:“明博士,稍后可能会下雪,您带伞了吗?”




明楼这才分出心思来眺望一眼天色:“不像会下雪的样子。不,我没带伞,没关系,我的公寓离学校不远。”




“我柜子里备了一把,稍后给您送来。您看远处的云,多半今晚有雪。”




“那可巧,如果真的下雪了,那应该是我在巴黎遇到的第一场雪。”




克莱蒙女士笑了起来:“那您就是健忘了。去年有场大雪………您那时候应该还在巴黎啊。”




明楼恍然大悟般地一怔,继而从善如流地微笑:“你说得不错,是我太健忘。”




他平静地喝完还冒着热气的咖啡。




克莱蒙女士的预言很准确。当明楼离开办公室时,雪已经开始了。这是一场细软的冬雪,像细细的盐,更像少年人轻柔的吻,必须认真分辨才能确认其存在。




明楼伸出手,好一会儿,手心才能感觉到星星的凉意。恰好有结伴离校的学生也在讨论这场雪:“你往路灯那里看,确实下雪了。”




“好吧,如果你们巴黎人认为这是下雪的话……”




明楼无声地笑了一下。反正以他这个外乡人的标准,这场“雪”至少不需要让他专门折回办公室取那把为他留下的伞。他稍微整理了一下围巾,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巴黎的住处离学校步行不超过一刻钟。走到公寓楼外,他习惯性仰头看了一眼自家的窗户。自从明诚去住宿舍、明台住校后,这个举动在非周末就是多此一举,何况,明诚现在根本不在法国,连偶尔的惊喜都没有了。




所以,看见自家窗口亮起灯的一刻,明楼也不是很确定,这到底是算“惊喜”,还是“惊吓”。




他停下脚步,定睛看向家的窗户,以及窗帘后的人影——答案很会出现了,他笑了起来。




窗户大开,他的弟弟探出半个身体来,热烈地冲他挥手。明楼不仅能看见他的动作,甚至能看见他的笑容。




这下明楼确定了。的确是下雪了。




雪把他的兄弟带了回来。




亦或许是明诚带回来了雪。







TBC

评论(13)
热度(584)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