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周凯]一个中午

名字随便起的……周凯单人微福利,兄弟情,和弟弟们热乎乎吃鱼喝酒的段子。送给生病的@少女与枪 



周凯不像海边上的人,他的腿太细了,细而长,没有一块块隆起的肌肉和从腿根爬出来的青筋,但他脚上有茧子。
太阳晒得沙子滚热,他赤着脚踩上去,留下两行脚印。“是海边的人了。”先前还心存疑虑的人会在心里道,“不然走不了这么稳。”正午时的沙滩像热锅一样呐。
“凯哥!”有人喊,“来喝酒啊!”
周凯应了一声。
他刚从海里出来,只穿一条裤头,黑色布料上挂着一点泛白的盐花,浑身的皮肤绷着,下巴上挂着水珠子,眼睛又圆又大。
“衣服呢?”他爬上木船,踢走了脚底下的鱼骨和螃蟹腿。
“鱼汤,鱼丸,鱼水饺,”船上的人随便扔给他一件衬衫,“吃什么?”
“喝酒,”周凯说,“酒呢?”
“最后一瓶了。”那人拿牙咬开瓶盖,吮着螃蟹腿和他碰了一个。
“这天,”端着马勺的船主一身是汗,“该下场雨!”
这是一艘固定在岸边的旧船,当馆子用,可以点现成的吃,也可以带新鲜的海货来加工,天气太热,游客要下午四点以后才出来,这会儿船上只有两个客人。
“虎叔,”周凯问,“你昨天半夜烧鱼汤了吧?”
“这你也能闻见?”老板笑,“年轻时出海坐下的病,不能饿,一饿胃里就反酸。”
“凯哥也是!”叼着蟹腿的人说,“住院的时候没油水,夜里偷着吃巧克力。”
周凯敲他一下:“又不是没给你!”
“知道饿就行,”老板看了眼他身上的疤,随便道,“嘴没闭上,阎王就收不去。我弟有一次赶上浪,船翻了,三天后在一块礁石上找着他,嚯,正啃玉米饼子哪!”
“后来呢?”另一个客人换了条蟹腿咬。
“后来他不知道去哪混,”老板说,“跟人打架死了!啧,倒霉弟弟!”
周凯瞥了旁边人一眼,那人把螃蟹腿咬得咯吱咯吱响,像小狗一样,鼻子里喘着粗气。
老板接着道:“十九年啦,记不清啦,就记得他刚走那会儿我娘老说有鬼,夜里老听见人喊,腿啊,我的腿啊!”
“哈,这鬼也是个瘸子,”吃完了所有螃蟹腿的人说,“这个听过了,还有什么新鲜的没?”
“新鲜的,酒,女人,”头发花白的老板咂咂嘴,“海边的女人哪,啧!我们那阵,拉网的小子们是不穿衣服的,裤头也没,全身都是古铜色,来买鱼的大姑娘都绕着走,也有专门来看的,专挑那个俊的看!”
“虎叔,你被看过了没?”旁边人挤着眼睛笑。
“我那时可俊,”老板拍着周凯的肩膀,“就跟他一样俊,老粘人的眼了。”
旁边人哈哈笑着,捶了捶周凯的胸脯。
“呦,”老板往沙滩上看了一眼,“找你们的?。”
周凯站起来,跳下船往来人的方向走去。留在船上那个把螃蟹腿丢到外边,让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啧!”他说,“倒霉弟弟来了!”
远远地看见来人加快脚步,跑了起来,他一下子抱住周凯的腰,把人掀在沙子上。
“凯哥!”船上的人站起来喊,“你问他!问清楚!”
“问什么?”来人也喊,“我不是来抓你们的!”
“呸!”船上的人喊,“我问你带酒了没!”
周凯躺在沙滩上,滚烫的沙子炙着他赤luo的身子,从后背到心口都是热的。他嘿嘿地笑了起来。

评论(23)
热度(189)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