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 番外、月中眠(中)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实力宠小方。

番外、月中眠(上) 

迟到的中秋番外,居然真的要分上中下了。

献给枪枪~依然要献给 @mockmockmock ,献给小甜饼。



6、

 

降落之时,几个人的额发衣角都湿了。

但发型都保持得不错。

车停在一面巨大的山崖之下,月光被挡住了,四周都是黑的,方孟敖掏出打火机,“咔哒”一声打着。

方孟韦轻呼一声。

他看到了自己。

在面前的山壁上,他看见自己眼睛里跳跃着小小的火光,和方孟敖并肩站在一起,看见身后的明楼和明诚悄悄牵起了手。

明楼微笑着打了一个响指,一团金色的火焰在他指尖燃起。

四个人的眼睛里就都有光了。

不对,镜子里还有四个,是八个人来着。

“这是明镜崖,”方孟敖昨天突击看了两眼旅游攻略,“照人须发肝胆,无一不现。”

“可以照出好人坏人吗?”方孟韦问。

“可能吧。”方孟敖不确定地说。

然而镜子里的人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也许不够亮吧。”明诚借着大哥指尖的火光,从衣兜里掏出一支钢笔、一个本子。

他在纸上刷刷两下画了一个圆,然后沿着笔画边缘轻轻撕下。

 

 

7、

 

银光流泻,清影如梦。

那片纸化作一枚柚子大小的月亮,被明诚托在手心。

月华之中,面前的影像忽然飞速地变幻起来。这面镜子是很大很大的,像是把整个天地都收进去了。

但那时间是很短的。

没有人能用一句话说清楚,他们刚刚看到了什么。 

无非是千年万载、千思万虑、千生万死、万险千艰……或者一草一木、一鳞一爪、一歌一哭,与一生一世。

虚影淡去,镜中依然是这四个人。

明诚托着月亮说:“嗯,还是我们。”

“我看看,”明楼笑指明诚,“嚯,好大的胆子。”

方孟韦却已哭了。

但他的眼泪很快又憋回去了。

因为几个哥哥在争论谁的胆子比较大。

“蛇胆吧。”明诚说。

“龙胆也不差啊!”方孟敖说。

“别太自信了,”明楼反击,“有本事吐出来比比啊!”

这种初中男生厕所级别的比试是怎么回事啊……

明诚有点头疼。

 

 

8、

 

“哥,”方孟韦试图扭转话题,“下一个景点是什么?”

明诚难得有答不上来的时候,在吵架的另外两位顾不上回答。

于是方孟韦道:“我饿了。”

明诚听见,斩钉截铁道:“吃饭!”

另两个就不吵了。

其实晚饭才吃了没多久,大家都不怎么饿,但不管是小朋友还是大朋友,出去玩没有野餐可怎么行。

“哥带了月饼呀?”方孟韦问。

明诚就往外掏月饼。

一堆热气腾腾的鲜肉月饼,分榨菜鲜肉和蛋黄的,还有烫好的老酒、蒸好的螃蟹配姜醋四碟、洗好的红白葡萄、一粒一粒剥好的石榴,甚至还有一个抹茶和红丝绒双拼的12大寸蛋糕。

“大哥帮我拿一下。”他把拿不住的月亮给明楼。

明楼顺手给挂树上了。

……对哦,这里还有棵树的呀。

“我想起来了!”方孟敖一拍弟弟肩膀,“门口导览图上有的!”

话音才落,从月亮挂着的那根树枝开始,有光线一点点蔓延开来。

如果明台在这里,应该会说像被碘酒染色的洋葱表皮细胞,或是一点点亮起来的电路图(他被大姐塞进人类的中学学过几年),光像是树的血脉,勾勒出每一根树杈、每一枚叶片的轮廓,把整棵树都点亮了。

明诚轻轻敲了一下树干。

铿然作响。

明镜崖前,有碧玉百尺灯树,奇光泛空,千影万影。

令观者眩惑,迷落镜中。    

 

 

9、

 

树的四周霏如轻雾,又被镜子折射,层层叠叠,如在梦中。

所有人都呆住了。

即使是他们,也上千年未见过如此美景。

头顶的月亮正好行至中天,脱出山崖的遮挡,也倾下一地银辉,像是在碧玉树上镀了一层银子。

“上来!”最先上树去的明楼在枝叶间招呼道。

树极大,粗壮之处足以并排走二三十个人,坐下来吃东西再好不过。

明诚在放下那堆食物之前,居然还掏出一块边角绣着月季花的野餐布。明楼帮他压着布的边角,被说了一声才想起来变回人形。

“大姐也给我塞了吃的。”他说。

是二三十个茶叶蛋和阿香炖的鸽子汤。

方孟敖说他也带了。

特意去超市买了浪味仙、豌豆脆、方便面和火腿肠呢!

方孟韦叼着一只螃蟹腿,含糊地说:“吃不下了呀。”

那三个就都说:“慢点吃,慢点吃。”

方孟敖把方便面里的叉子碰掉了,他“喀吧”一声掰下两根树枝当筷子,明诚一边给他倒热水一边说:“要赔钱的。”

方孟敖吓得又把树枝扔下去了。

明诚淡淡道:“骗你的。”

方孟敖松口气,也拍了拍这个弟弟的肩膀。

不太熟练,试着又拍了一次。

 

 

10、

 

方孟韦看着大哥那仿佛掸尘土一样的动作,有点想笑。

眼睛里却有点湿润了。

他捧着一只切开两半的鲜肉月饼吹气,看明楼给大家都倒了酒,给方孟敖倒了特别多,让他都干了。

但酒只有小小的一壶,其实大家都没喝很多。

明诚揉了一把他的脑袋,捏了捏他的角。

然后方孟韦就发现,大哥的角和明楼哥的尾巴也出来了。

阿诚哥呢,还是好好的一个人,只是耳垂有点红。

明楼亲了亲那里。

方孟敖没看见,他正闭着眼睛敲酒盅,一边敲一边哼唱:“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今朝醉,清浅池塘……”方孟韦跟着唱。

另外两个哥哥就也唱起来了。

好像有什么细小的尘土一样的东西簌簌地从天上落下来,带着甜而温润的桂花香气,身侧树干上渐渐积了一层,微雪一样,在月光里微微闪烁着。

抬头望去,忽见一轮巨大的月亮缓缓降落。

“歌者谁耶?”有声音从月中传来。

香尘越来越密,落在他们的角上,头发里、衣襟上。

就像之前过去的那些年里,所有没有收到的鲜花加起来,那么香。

就像所有不能放肆于人前的拥抱一样,那么甜。


——————————————

还没旅游完……

评论(25)
热度(237)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