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控。
好人控。不接受黑化。
楼诚不写、不萌、不支持WG虐梗、艳谍梗、前世今生梗、替身梗。
国产专用,偶有其他。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 番外、月中眠(上)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实力宠小方。

前文目录 (在整个目录的最下面)

迟到的中秋番外,要睡觉了写不完,先放个上篇。

献给 @七山墙 老师,以及口罩和枪枪~



番外、月中眠(上)

 

 

1、

 

中秋夜下了一场雨,院子里桂花树下点点碎金,香气湿润扑鼻。

明台折了一枝花苞多的,叼着蹿进屋里。

明镜正往花瓶里插一束血红色的百合。

“姑姑姑姑……”两只淡金色的小毛团在她身边蹭来蹭去。

“这花少见。”明诚进屋,一边脱大衣一边笑道,“看我带谁来了?”

方孟韦在自家吃了两个狮子头,到明家又吃了两顿饭和一顿点心。吃第二顿时方孟敖在外边敲门,就顺理成章地进来一起吃了。

明台偷偷用筷子尖蘸了一点酒喂儿子。

一只小毛团吃醉了,另一只犯困,两个仰在桌上打小呼噜。

“快走快走。”曼丽说,“不然又缠着你们,走不成了。”

雨已经停了。

窗户开着,月亮好大。

说好的,哥哥带弟弟出去玩啦。

两个大哥两个弟弟,虽然去龙族的地界玩,明楼只是顺带的。

 

 

2、

 

“要两条船。”明楼说。

“一条。”方孟敖说。

明诚笑:“一起吧。”

方孟韦点头。

明楼和方孟敖各自哼了一声。

这是好大好大的一片湖,比四季小屋旁边的湖还要大。四下空静无人,小船划过带着冰碴的水面,声如碎玉。方孟韦抬头看天上的月亮,方孟敖忍不住伸手去摸清凉的湖水。

手刚下去,就被溅了一脸。

有个长相很甜的小姑娘手捧玉盘,忽然从水里冒了出来。几个人一时愣住,只见盘中荧光灿然,皆是核桃大小的明珠。“客人们,”姑娘微笑,“这是献给您的礼物。”

“哦。”方孟敖伸手拿了一个,放进嘴里。

姑娘的笑僵在脸上。

方孟韦看看哥哥,又看看盘子,也拿了一个用舌头舔了舔:“甜的。”

明诚自己吃了一个,给大哥吃了一个。

明楼咯吱咯吱咬碎了。

“这是辟尘灵珠,”姑娘面无表情道,“光之所及,无风雨,无雷电,无水火,无刀兵,可令一身无尘,可令天下……”

“行了别背了,”方孟敖说,“不早换成冰糖做的了吗?”

“……太平。”姑娘说完最后两个字,沉入水中。

气氛有点尴尬。

“这是赠送的仪式,”方孟敖补充道,“就跟在蒙古包前献哈达一个道理。”

 

 

3、

 

小船靠岸,进了大门。

门上挂一牌子,上写“五十岁以下,身长不超过三十米的儿童免票”,四只条形生物没有一个符合的,乖乖掏钱买票。

钱是方孟敖出的。

但坐观光车的时候他就没有钱了。

“我们走过去吧,正好散个步,”方孟韦问工作人员,“到第一个景点多远啊?”

工作人员想了想,说:“五六百里吧。”

明诚果断拿出手机,在网上团了四张观光车票。

“嗨,”方孟敖快乐地站在车前打招呼,“老朋友。”

车前没有马匹牵引,车头微微一倾,自周身云雾缭绕中发出声音:“大郎久见。”

方孟敖露出一点怀念的神色。

“这是过去雨师行雨所乘的露车,”上车之后他说,“后来因为动力太低被淘汰了,在旅游景点还能体验一下。”

“那现在你们坐什么车呀?”方孟韦问。

方孟敖说:“我们都自己飞的。”

 

 

4、

 

露车入云,一路有风雷相随,但没接到上级文件,不能乱下雨。

“就是这么个意思。”方孟敖说,“随便体验一下,过去都是这么下雨的。”

“大哥。”明诚忽然道。

“什么?”明楼问。

“在。”方孟敖答。

他俩对看一眼,又各自哼了一声。

“龙受天符行雨,须分毫不差,”明诚问,“差了会如何?”

方孟敖笑了笑。

“天条极严,”明楼说:“若伤下界一物,则刑以铁杖。”

“现在都改法庭了,”方孟敖说,“还是很文明的。”

方孟韦抓住了他的手。

“都是过去的事情啦,飞得太低容易撞到山,”方孟敖说,“那个才比较危险。”

“飞得太高呢?”明诚微微一笑。

“那就高一点。”方孟敖说。

话音才落,身侧云烟沸涌,明晃晃的月亮在视野里越来越大,他们驾着车,几乎要撞了进去。

明楼在最高的地方轻声说:“看。”

明诚顺着他的手向下看去。

除了方孟敖,他们都没有飞得这么高过。

看啊,万里河山。

 

 

5、

 

“不能飞。”明诚说,“还要藏住角。”

“伪装成一条蛇的样子。”明楼接道。

方孟敖看着这个本来就是蛇的家伙。

“偶尔做人。”明楼说。

那些黑暗的日子里,他们行于雾霾之下,也许就在同一时间,方孟敖无数次于九天之上飞过。

世间久无辟尘珠。

那是传说里的东西,即使是龙也没有见过。

他们一身蒙尘,光之所及,挟风雨雷电,沐水火刀兵。

为了天下太平吧。

也为了像今天这样,安安稳稳在儿童乐园吃月饼。

“儿童乐园?”明楼、明诚、方孟韦异口同声道。

“对啊。”方孟敖说,“没来过吧?”

方孟韦茫然摇头。

“我也没来过。”方孟敖兴奋道。

据说是让小孩在游玩中接受历史教育和职业体验,这几条没啥童年的,当然没玩过。

“大郎久见。”这时露车又说。

还挺有气氛的,方孟韦也去摸摸车头。

“大郎久见。”露车重复道。

方孟韦笑了起来:“我不是大郎呀。”

“就会这一句……”方孟敖嘀咕道,“录音的吗?”

为了反驳他似的,露车晃晃悠悠,拖长了声音道:“此龙甚穷。”

方孟敖气结:“就不能教小孩点好的!” 


评论(56)
热度(339)
© 隔山灯火 | Powered by LOFTER